21年云南“农民”采菌被驱赶,警方锁定山中厂房,观察发现不简单

[复制链接]
查看524 | 回复20 | 2022-5-13 09: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1年的夏季,云南省芒市周边的深山里。
两位背着箩筐手持着镰刀的中年人趁着雨季,在树根处找寻着菌类蘑菇。
当他们在山脚下没有收获的时候,决定向山林的更深处进军。
可就当两人走了没多久,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喊住了他们。
“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一个年轻的男子突然从树林里钻了出来,他高声地告诉二人,这片地有人承包了。
不许他们在这里继续采菌子。
二人只好悻悻而返,年轻人看着他们拜别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而两位中年人在走了一段时间以后,下了山瞥见四处无人,悄悄地上了山路上的一辆车。
“队长,他们的窝点应该就在这里!”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也是一身便装,但是放在汽车后座上的警帽已经表明了:
他的身份是警员。

为安在这如此偏远的大山深处尚有便衣警员在执行任务?
又是怎样的罪犯会跑到这偏远地区的荒山野岭来举行犯罪运动?
故事,还要从一条对于兜售假烟的举报开始说起。
在2021年初,云南省德宏警方接到了线报。
在周边的几个都会中都出现了顾客购买到假烟的情况。
偶尔一次买到假烟的情况还不算太严重,究竟总有一些不良商家唯利是图,以身犯险。
警方也只要对这些售卖的店家做出行政处罚就好了。
但是一连多次、频繁发生雷同的案件,让德宏警方提高了警觉。

带着这个疑惑,警方专门去之前接到举报的几家店肆展开了观察。
因为起初每次接到举报后出警的人都是差别的,所以在其时并没有引起重视。
这次汇总一看,警方在这几家曾出售过假烟的商家中找到了共同点:
这频频案件里顾客购买到的香烟品牌都是当地最盛行的红塔山和紫云烟。
这些香烟的价位普遍都在十元左右,属于薄利多销型。
起初有几个年轻的警员以为团伙作案的几率不大,因为这根本赚不了多少钱。
就连供应链最后一层的售卖代价都只有十元,那利润也高不到哪儿去。

但是这种想法很快就被老道的警员驳回了,这些假烟在附近都会多次出现。
虽然在单独一家商店里查出的数量不多,但是加在一起可真不少。
这还只是被逮到的冰山一角,冰山下的没被逮到的商家手里的假烟就更别提了。
在随后的观察过程中,警方又找寻到了新的线索:这些香烟上面的编号都是一致的。
这就代表所有的假烟都来自同一个造假窝点。
通过这次观察,警方确定了这几起案件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主谋的团队。
但是不管警方怎么去询问这些商店的老板,他们都只是暗昧其辞,装聋作哑。
拒绝吐露背后的供应链。

看来这些商店老板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只要售卖假烟所得利润达不到刑事案件的标准。
纵然会有行政处罚,也只能算是不痛不痒。
对于已经通过假烟赢利许久的商店老板而言,仅仅是蚊子腿而已。
这下各人都知道德宏地区潜藏着一个贩卖假烟的团伙。
但是因为没有详细的线索,警方并不知晓他们的规模。
警方现在连这个团伙的位置究竟是在哪里都没搞清楚,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
为了能够抓住更有利的证据,警方决定加大对车辆人员的管控。

因为之前的假烟案件,警方并没有大张旗鼓的行动,所以假烟团伙很大概会继续犯案。
而如果能够找到运输假烟的渠道,那将是十分有利的线索。
警方相信只要有耐心,一定能够将这起看似天衣无缝的案件撬出一个缝隙来。
颠末了一段时间的盯梢,这伙人果然按捺不住了。
不久以后,在芒市的高速路口上。
警方在几辆小轿车和中型货车中,抓到了贩卖假烟的马仔。
这些人用百香果等水果做掩护,实际上在车厢货品的最下面是一箱箱密封严实的“私货”。

带队的警员王强看着抱头蹲在车边上的男人,举行了一系列的审讯。
面对着王强的问话,这几个人只是支支吾吾的,一问三不知。
王强知道眼前的这几个人肯定不是这个团伙的主要负责人,只不外是团队的马仔而已。
于是便带着这些人回到了警局,将这批人带到了审讯室。
颠末了一段时间的问询,警方终于从几个马仔的口中得到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李泽海。
这批货品正是由一个叫做李泽海的人负责的。
这些马仔从李泽海的手里拿到货品以后,就会把货运往云南的几个主要都会。

等候许久的警方终于找到了更多的线索,这名叫做李泽海的男人一定是幕后的主谋之一。
而观察李泽海的身份也成为了唯一的突破口。
颠末了一番观察,李泽海的登记的信息也被警方查明了:
李泽海属于无业游民,以前的籍贯是河南,现在恒久居住在芒市。
为了能够更好地将这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警方建立了专案组。
专案组组长赵英和副组长王强在一起为所有成员开了会,目标主要是放在李泽海的身上。
希望通过对李泽海的观察,能够找出与其相关联的人。

颠末了一段时间的观察跟踪,李泽海果然袒露了破绽。
那些马仔的被捕并没有让他鉴戒太长时间。
很快警方就发现李泽海在三月份开始就频繁地收支芒市附近的西山乡。
赵英推测那里一定有他运动的窝点。
西山乡的人口数量仅有一万多人,而且绝大部门人都是当地的少数民族景颇族。
如果警方行动人数过多的话,很容易就引起这个团伙的警觉。
所以赵英也在集会上三令五申,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赵英指着舆图向下属说道:
“西山乡周围的山路特别多,地形阵势复杂。”
正因为如此,赵英也是再三要求。
所有负责这件案子的警方进入西山乡必须要换上便装,而且不能驾驶警车。
为了找到李泽海的根据点,赵英动用了数组车辆轮替跟踪的方式。
每一个车只负责盯住他一段间隔。
到最后就可以把李泽海这段时间里的全部行踪都给掌握得清清楚楚了。

但是再周密的筹划也会遇到纰漏,在之后的一次跟踪行动里照旧出现了问题。
李泽海的车最开始还在主路上开,警方的车辆跟踪起来还很容易。
但是到了厥后就越来越偏僻。
最后李泽海直接把自己驾驶的车辆开上了一条土路,钻入了森林之中。
跟踪的警方瞥见这条土路傻眼了。
因为这条路不但满是泥泞,而且蹊径狭窄根本没有能够掉头归去的地方。
警方知道如果再继续跟踪下去,李泽海一定会发现的。
就算是没有袒露,引起了李泽海的警觉也非常欠好。

当警方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上级以后,赵英和王强也为下一步的工作头疼。
如果继续跟踪的话,万一打草惊蛇就坏事了。
幸好现在的警方装备良好,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办法——无人机侦查。
便衣警方先是驱车来到了靠近土路的一座山头上,用望远镜将周围的情况观察一圈。
发现没有可疑人员以后,就将无人机放了出来。
无人机升空以后,迅速地拉到了一个凡人肉眼难以发现的高度。

警方利用无人机在土路止境的上空举行搜寻。
无人机上的摄像头看到了土路止境安静停靠着的轿车,看起来车内里空无一人。
“仔细搜,他们的人一定在附近!”
赵英坐在指挥中心下达着命令。
功夫不负有心人,无人机很快就在附近的密林里发现了端倪。
李泽海十分调皮地将营地选在了一个森林密布的地方。
但是他千防万防也没有想到警方会光明正大地在天空中展开观察。

现在的科技已经较已往发达了许多,警方许多破案的手段是正凡人难以想象的。
像已往的一些悬案,颠末了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警方都能够通过蛛丝马迹再次侦破。
更别提这种近乎于明目张胆的行为了。
有些心急的年轻的警员已经主动请缨想去把这个犯罪团队一网打尽。
但是赵英告诉了所有人,现在还不是时机。
赵英认为,这个制造贩卖假烟的团伙绝对不止李泽海一个人。
按照市面上出售假烟的频率以及仿造的水平而言,这个团伙的规模一定很大。
所以此时最好按兵不动。

另一方面王强负责在都会中对李泽海展开的监督也有了新的收获。
就在最近一段时间,李泽海住所附近的驿站,接到了大量从各地运来的快递。
颠末警方查抄以后,可以确定是一些机器设备、零件。
鉴于这段时间只能瞥见李泽海往内里运输物资,尚有这些器械设备。王强也大胆地推测道:
李泽海这段时间来山上应该是做前期的采点,正在为反面的行动做准备。
如果现在行动的话,一来没有足够的证据,二来团伙中剩下的罪犯想再抓捕就很难了。
警方准备按兵不动,期待能够一网打尽的时机。

为了能够获取更加详细的资料,专案组派出了两名年岁较大的警员执行潜行任务。
因为正逢雨季,山内里有许多采蘑菇的群众。
两位通过扮装以后可以伪装成当地的老百姓,举行深入侦查。
在山路的止境多出了一扇蓝色的铁门,周围都被人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大抵的防御难不倒两位警员,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铁丝网比力稀疏的地方翻了已往。

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在走了一会儿以后。
他们发现在一些枝叶繁密的大树枝干上绑着一些摄像头。
看来这些人是把大山当自己家了。
就在无人机发现的棚房附近,警方还瞥见了一台小型的挖掘机和大量的修建用料。
究竟有那么多的监控,被发现也是在所难免的。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警方在被望风的人赶走以后,因为伪装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并没有引起警觉。
李泽海在屋子内里,听到声音以后也没任何动作,只当这两人是当地农民。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是警方织好的罗网上面的“待宰的羔羊”。
警方从望风人员口中得知,附近的山已经被承包了,这引起了赵英的重视。
赵英观察了这座山的承包人,是当地的住民何大明父子。
而且观察以后警方发现,何大明在不久前银行卡里曾继续过一笔十万元的转账。
而且何大明也曾经与李泽海有过来往。

另一边在假烟团伙的窝点附近监督的警方发现。
在近一段时间常常会有一辆车将两名陌生的男子送进山,在晚上六点左右天黑以前把人再送出来。
这两个人会不会是新到场贩烟团伙的犯罪分子呢?
因为这两个男人天天都会来到山里,警方也对这两人展开了观察。
这两名男人叫做陈中伟、邹少华,都曾经是卷烟厂内里工作的工人。
而且邹少华还曾经有过贩卖假烟的前科。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警方一直能看到不停有各种物资被运输到山里。

赵英推测这里应该是李泽海新建立的据点。
而且这目前还处在犯罪团伙前期的准备工作阶段,警方断然是不能着急。
过了没多久,负责监督李泽海的警方又有了新的发现。
在这几天里李泽海开车去了机场两次。
通过机场的监控,警方发现李泽海接走了两拨差别的人。
在机场的登记资料里发现,两拨人分别来自重庆和福建。
在福建的这一批人内里有一名叫做张卫平的男人,也有过售卖假烟的前科。
其他大部门人也都是烟厂的下岗职工。

李泽海脱离机场以后,并没有直奔西山乡旁的窝点。
他将两拨人都送到了芒市遮放镇的一处宾馆里。
赵英认为,现在这些人应该就是李泽海从五湖四海请过来的“技能专家”。
那些之前的质料和工程,都是为了能够大干一场做的准备。
现在是不是收网的最好时机?这个问题成为了专案组思考的重中之重。
时机的掌握非常关键,晚了有逃跑的风险,早了大概会搜集不到足够的证据。
就在这左右为难之时,警方又有了新的发现。
普小军
在监控视频内里,赵英瞥见宾馆的主人普小军与李泽海攀谈甚密。
而且常常会一同乘车脱离。
这个“主动”袒露自己的幕后主使,让专案组里的所有人都很兴奋。
这批接过来的“专家”并没有被直接带到窝点。
而且普小军、张卫平等人天天都会脱离宾馆,但并没有和李泽海会合。
在山里的窝点出现的始终只有:李泽海、陈中伟以及邹少华三人。
种种线索都指向了一点:“一定尚有别的窝点!”
李泽海的调皮水平让警方更加地重视了。

为了找到这个团伙别的的根据地,几个警员日夜瓜代轮班,对普小军等人展开了监督。
终于有一天,警方瞥见了普小军驾驶着车辆开向了遮放镇附近的一个养鸡场。
因为这个养鸡园地处山洼,人迹罕至,所以只能接纳无人机侦查的方式。
摄像头清楚地拍了下来,在这个养鸡场的后院内里堆放了大量的、用不上的修建质料。
另一边,第三个窝点也被大意的李泽海袒露了,同样是位于遮放镇的一个民房里。
这里警方只发现了李泽海的身影,警方认为这极有大概是最后的库房。

一号窝点位于山林之中,警方推测为整个团伙生产假烟的“工厂”;
二号窝点则是藏匿于养鸡场里,普小军和张卫平应当是做包装的工作;
三号窝点只有李泽海清楚,应该是整个假烟团伙的制品堆栈。
除了这几名“有头有脸的老板”以外,剩下的都是李泽海雇来的工人了。
颠末了近一年的时间,警方终于把所有的情况都摸得清清楚楚了,是时候展开行动了!

“他们一定以为我们警方会休息,咱们就趁这个时机开始行动!”
赵英在动员会上说道,因为正逢国庆佳节,仇人也许会麻痹大意。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2021年10月4日破晓,先行侦查的队员在铁皮房附近听见了内里呆板的轰鸣声。
这群人果然和赵英说的一样,十分的“敬业”,天还没亮就来这里搞“生产”了。
因为地形复杂,所以德宏警方派出了高出两百名的警员,对这几十人展开了围捕。
10月4日上午,就在所有人员都到位的时候,抓捕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了。

当抓捕人员冲进一号窝点之时,内里制作假烟的工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傻傻地看着便衣的警方,还以为是老板又带着工人来了。
而邹少华有过“履历”,他知道此时发生了什么。
但是警方的行动太迅速了,根本没有时间让他销毁证据。
而且现场的物料比人都高,哪里是一时半会儿能够销毁干净的。
而冲进养鸡场的警方也被吓了一跳,蓝色的工棚下面别有洞天。

假烟团伙在靠近山的一侧将山体与地面位置挖空了,硬是造了一个很隐蔽的地下工厂。
但是这也苦了内里想逃跑的犯人,四下无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与此同时,最后窝点内里的人也都被一网打尽。
几名想要跳墙逃进山里的罪犯也被外围封堵的警方给抓住了。
在这次行动里,警方一共抓获了四十八名嫌疑人和三十一台制造假烟的呆板。
以及大量的物料。
李泽海在审讯室里把所有的情况,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说了出来。

他已往是从境外走私入口假烟的二道贩子,因为疫情以后管控力度加大导致他没钱可赚。
在这个时间点,他结识到了遮放镇的普小军。
两人投入了数百万的资金购置物资,聘请工人。
李泽海还特意找到了有前科的邹少华和张卫平作为技能指导。
其实这一段时间李泽海的“生产线”才正式开工。
他还没来得及向市场兜售自己的“高仿烟”,就被警方抓获了。
随后,这些造假工厂也被警方拆除了。

李泽海自以为做事点水不漏,殊不知他从一开始就是一条咬钩的大鱼,什么时候把他提起来要看警方的“心情”。
而德宏警方这次的抓捕行动大获乐成,也直接打击了德宏地区最大贩烟团伙的嚣张气焰。
他通过这次行动,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挑战法律,挑战警员的行为终将付出代价。如今我国法治社会的建立日趋完善,这种蟊贼的唯一下场就是继续法律的审判。
对于这样一个造假犯罪团伙的覆灭,各位读者有何见解呢?您是否听说过身边人被假烟坑害的情况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想法。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飘渺九月 | 2022-5-13 09: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是的十八簿 | 2022-5-13 09: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我们小区连假烟都买不到[捂脸][捂脸][捂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im_yuan | 2022-5-13 09: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省外的紫云、红塔山都比省内便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苦恼冉 | 2022-5-13 09: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犯罪分子一定要严厉打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幸福341 | 2022-5-13 09: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后矛盾啊——先是发现市场上假烟流通.后面又说还没来得及向市场售卖就被端了。是不是两伙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79 | 2022-5-13 09: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21年云南“农民”采菌被驱赶,警方锁定山中厂房,调查发现不简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音乐之家1 | 2022-5-13 09: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假打的及时,彻底,痛快。为干警们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唰唰冷呵映 | 2022-5-13 09: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开工,那么前面那些假货哪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六月清晨搅 | 2022-5-13 09: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以为是抓制毒的团伙[捂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