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江苏一法医尸检时引起公安猜疑,遭逮捕后被判刑

[复制链接]
查看265 | 回复20 | 2022-5-14 09: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但是一名法医,是你们的同事!”
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并没有改变冯卫即将被捕的现状,警员们并没有对这个声称自己是个法医的男子有丝毫同情之心,只是麻利地给他戴上了酷寒的手铐。冯卫将要面临的生活不再是温馨的家了,而是无法逃脱的牢笼。究竟冯卫做了什么事情让他深陷牢狱,为安在他强调自己法医的身份的时候无人关心?冯卫的法医身份又是否是真实的?

冯卫并不是眼前这个嚣张男人的本名,他的原名叫冯仰席,冯仰席出生在江苏省邳县港上乡的一个家庭。冯仰席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可谓是一贫如洗,冯仰席从小便知道,自己的家庭条件十分欠好,父母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父母都是农民,辛辛苦苦种了些农作物只能赚取一些小钱,家里也不能顿顿都吃到饱饭,这让年幼的冯仰席十分痛苦。家庭条件也限制了冯仰席担当精良的教导,在这样的苦日子里,冯仰席一步一步走向了偏路。
其实和许多寒门子弟一样,冯仰席是很不甘心一直过这种苦日子的,他不想像自己的父母这样,这一辈子都呆在这个穷地方,一辈子只能种地,然后一代接着一代,永永远远地做个农民。冯仰席想要出去闯荡,想要为自己拼出一片天地。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冯仰席是很励志的,他积极向上,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这片小村落。上天大概也是看到了冯仰席最开始的这一片赤诚,很快就给他送来了一个机会。
邳县
在冯仰席二十一岁的时候,他所在的地方迎来了一次应征入伍的时机。冯仰席抓住时机,顺利地进入解放军驻新疆某个队伍的二营。冯仰席在这里当起了卫生员,这说起来冯仰席终归是有了一份正规的职业,而且照旧在队伍里当差,这让在故乡的父母心里也十分安慰,这个家里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如今也终于出了一个有前程的人了。
在冯仰席脱离准备去队伍的时候,两个老人十分不舍,母亲拉着冯仰席的手嘱咐他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身体,父亲虽然挂念,但是照旧没体现出来,只是说:“儿子,你这去队伍工作一定要遵守队伍的规律,就和你妈刚才说的一样,要注意身体,我和你妈在家里都牵挂着你。”冯仰席看到父母年迈的样子,不由得鼻头一酸,他用力所在颔首,告诉父亲自己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冯仰席坐上了去队伍的车,他脱离了这个呆了二十年的穷地方,冯仰席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再也不会返来这里了。到了队伍,冯仰席先是踏实做了一段时间,很快,他就发现了工作中的弊端,凭着自己的一点小智慧就能从弊端中谋取一点小长处。虽然没有大错误,但是冯仰席的这种行为让身边的同事都十分不满。
图片泉源于网络
很快,冯仰席这种违背道德却不违反规律的小智慧就被上级向导知道了。上级向导看冯仰席家景十分困难,也不计划深究这件小事,只是劝诫冯仰席不要再耍这种小智慧了,入了队伍就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冯仰席面临向导的约谈,只能是一个劲所在头。
但是允许是允许了,但是冯仰席照旧没能改掉自己的弊端。时间逐步已往,冯仰席很快就要到退伍的年纪了,加上他没什么社会配景也没什么学历,根本留不下来,这下糟了,自己又要回到那个贫穷的小乡村里种地去了。冯仰席可不甘心就这么脱离了,得想个办法留下来,和当地的姑娘完婚不就好了。
于是,冯仰席在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要在队伍里找一个当地户口的姑娘搞对象,这样事成之后自己就能名正言顺地继续留在新疆了。这天,冯仰席正在值班,一个施工队做饭的姑娘引起了冯仰席的注意。
新疆伊犁队伍官兵
这个姑娘是来卫生所找医生帮助拆线的,刚好那个医生不在。冯仰席这时候自我介绍说自己也是个医生,可以帮助拆线。拆线对于做了这么久卫生员的冯仰席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冯仰席的手法娴熟轻巧,姑娘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
拆线竣事后,姑娘也是对冯仰席的技能赞不绝口,两人就借此聊了起来。这下冯仰席就相识了这个姑娘的信息了,这个姑娘姓栾,就是当地人,两人相谈甚欢。以后,栾姑娘后续的换药工作也都全权交给了冯仰席,冯仰席和栾姑娘一来二去之间徐徐产生了感情。
但是谈爱情在队伍是个大忌,更况且冯仰席是在跟一个外来人员谈爱情,这很容易泄露队伍秘密。很快,队伍向导就再次约谈了冯仰席,而且希望冯仰席这次能够彻底改过自新,否则就要给予处分而且提前退伍遣送回家了。冯仰席对于向导的话依旧当成是耳边风,现在冯仰席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留下来,他太想过好日子了。看栾姑娘是当地人,家里在当地也少有点人脉,冯仰席就把主意打到了栾姑娘身上。
伊犁
冯仰席和栾姑娘商量,想要使用自己的探亲假走访一下栾姑娘在当地认识的人脉,看看能不能在当地找份像样的工作留下来。栾姑娘对冯仰席那是言听计从,冯仰席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贮为自己这次找工作铺路,但是事与愿违,钱是全部搭进去了,但是一颔首绪都没找到。冯仰席看着自己干瘪的钱包犯了难,这下怎么办,生活费都花光了。
这时候冯仰席想到队伍里是有个政策的,对于家里贫困的武士回家探亲可以报销往返盘费。但是冯仰席看着自己手中的车票,票上的终点都不是自己的故乡,这根本没办法欺瞒组织。栾姑娘听说了冯仰席的难处后,把自己攒了好久的车票拿了出来,冯仰席想和组织说自己是去女友家探亲是十分公道的。
就这样,冯仰席把女友的车票交了上去,但是女友的车票已经是三个月前的车票了,时间和这次的探亲假根本就不一样。这下组织彻底怒了,冯仰席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组织的底线,这种行为已经造成了非常欠好的影响。这次组织将冯仰席关禁闭七天,而且禁闭竣事后提前退伍,派车给他遣送回家。冯仰席知道自己在队伍的名声一向不是很好,这下子犯了大错,退伍是在所难免的了,但是要把自己送回家,这可不可。
老火车票
在坐队伍车回家的途中,冯仰席跳车逃跑了。鉴于冯仰席已经退伍,也不算是队伍里的人了,对于他的逃跑,队伍也选择了坐视不理。冯仰席脱离队伍后,以为自己终于自由了,不消再受到那些条条框框束缚自己了。
冯仰席来到了尼勒克,在街边游荡的日子里,智慧的冯仰席并没有闲着,而是从一些当地小贩嘴里得知了尼勒克的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们。冯仰席就常常在这些“大人物们”出现的地方游荡,逮着时机就上去攀谈一番。
那些尼勒克的“大人物们”,比方尼勒克县县委秘书巩先生、气象站周先生、组织部部长高先生、民政局的一些干部都对这个热情的小伙子留下了深刻印象。冯仰席这时候以为自己可以使用这些人的关系为自己谋取一份不错的工作,于是就一口一个“干爹干妈的喊着”,这让这些久居高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以为十分亲切,也很愿意和冯仰席来往。冯仰席就借着这些关系在一家蜂场学校做起了管帐。
尼勒克蜂场学校
管帐这个工作并不难,平时的工作也很少,冯仰席以为这份工作属实不错。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报酬和党员的报酬差别,这下他不平衡了,明明是做一样的工作,怎么是不是党员报酬差距这么大了,冯仰席以为自己也得混个党员当一当。
但是想要正式入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冯仰席只能依靠关系搞了一份党员先容信,这样在缴纳了党费之后,冯仰席也就能享受党员报酬了。这些不妥行为都被冯仰席的一个同事刘老师发现了,刘老师是个正直的人,平时看冯仰席小偷小摸的行为就很不爽,两人一直有过节,这下,刘老师更是抓住了冯仰席的把柄。
刘老师在和冯仰席发生正面抵牾后当众戳穿了冯仰席的假党员身份,这下冯仰席在这个学校也混不下去了,只能收拾行李脱离。这下完了,自己又没有地方可以去了,难道真的要回故乡了吗?但是冯仰席照旧不甘心,他想了两天后以为想要真正出人头地,就得自己酿成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自己总说自己是个农村来的土包子,根本就不能找到什么好工作。于是冯仰席便给自己编了一个好身份,说自己的父亲是原来的县委书记。这下冯仰席结识那些达官权贵就容易多了,这才过了没几天,就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
尼勒克
这个自己找上门来的男人是一个法院的法警,姓陈,他希望能够通过冯仰席“父亲”的身份办件事。冯仰席有点告急,自己父亲的身份本就是伪造的,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要办什么事情,但是此时冯仰席只能硬着头皮说:“你要办什么事情,说来我听听,看看我父亲能不能办。”陈法警说自己和妻子一直分居,因为自己的工作原因也无法常常和妻子团聚,希望冯仰席能够帮自己的妻子在县城里找一份工作,这样两人就不消分隔两地了。
冯仰席听完,这自己的工作都还没着落呢,还帮别人找工作,只能装着难办的样子说:“你这事确实难办,我先帮你想想办法,至于能不能办成,那就要另说了。”陈法警一边致谢一边脱离了。时间过了不久,陈法警再次接洽冯仰席问他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这时候冯仰席只能说事情太难办,办不成。陈法警十分失落,这时候冯仰席说:“别难过啊,事情总会有转机的,我听你说你是个法警啊,你工作的地方一定很锋利吧,我还没去过呢。”陈法警听冯仰席这么说,也想要讨好一下冯仰席,就说可以带冯仰席去看看。
翌日,两人就一起去了陈法警工作的地方,在这里,冯仰席邂逅了审计局的管帐于女士。冯仰席这下有了新的目标,对这个于女士展开了热烈的追捧,于女士哪能经得起冯仰席这番糖衣炮弹的轰炸啊,冯仰席这一口一个姐姐的喊着,把于女士心里叫的乐开了花。

这时候冯仰席又给自己伪造了一个医生的身份,这让于女士对冯仰席的感觉更好了。于女士问冯仰席在哪家医院工作,这时候冯仰席卖起了惨:“我刚才医院去职,我以为我的资历还不敷,想要再学习一段时间再为人民服务,但是我一直没有先容信,所以一直没时机深造。”于女士这时候说:“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不就是一封先容信吗,我写给你。”
在于女士的资助下,冯仰席心满意足地去到了伊犁反修医院深造,但是医院看冯仰席的手续不全,根本不肯意担当他,冯仰席这时候又凭借自己的一点小手段去到了这个医院的化验室学习。
上班的第一天,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但是冯仰席履历了这么多,早就不胆怯了,反而先入为主地先容起了自己,“各人,我的命苦啊,我的爷爷爸爸都是革命者,现在都退休回了内地,现在他们又要我归去娶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我真的很不肯意,这才来这里找了工作,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要否则我就只能回家了。”

各人听了冯仰席这个伪造的履历,都十分心疼他,便开始在各个方面都照顾起了他。即便是这样,冯仰席依旧对自己的生活不满足,他想要爬的更高。在认识了一个纺纱厂的女工杨女士后,他和这个女工做起了生意业务,只要杨女士能够给冯仰席伪造一份大学生的证件,他就允许把杨女士搞进医院里做护士。冯仰席这时候只要搞到大学生的证件,就能进入徐州法院做一名法医,正好这个杨女士的父亲有这层关系,事情办的很顺利。
在伪造多份证件后,冯仰席顺利地当上了一名法医。但是证件可以伪造,技能却不能。在入职后,冯仰席根本就对验尸的工作一窍不通,这让身边的同事也很不解,这都是大学里要学习的根本内容,怎么冯仰席一窍不通呢。于是同事就跟上级反映了这个问题,上级立马展开了观察,观察后发现这个冯仰席根本就是伪造身份的非法分子,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违法的事情终究会败露,有多大能力就去做多大的事,千万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情,更不要用权力去谋取钱财,实事求是才是致富的关键。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芊芊551 | 2022-5-14 09: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这人挺机灵的,可惜用在了歪路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爱霍启刚掖 | 2022-5-14 09: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小地方的人,这种情况还不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好是凭本事吃饭挣钱,耍些小聪明只能给自己挖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向往草原403 | 2022-5-14 09: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工种找错了,法医这种技术性很强的工种假冒的了吗?![捂脸][奸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永远就三年疗 | 2022-5-14 09: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聪明早晚要玩砸![打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伊索谗言 | 2022-5-14 09: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聪明反被聪明误,投机专营用尽了手段,最后一场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王俊杰2017 | 2022-5-14 09: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才是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苦恼冉 | 2022-5-14 09: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投机取巧终会被揭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墙和鸡蛋 | 2022-5-14 09: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人真能投机取巧,要是找不了路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捂脸][捂脸][捂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