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职业"哭丧人":一年叩首上万次,每场挣700元,自称在做功德

[复制链接]
查看170 | 回复20 | 2022-5-27 09: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1年7月的一天,在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区的一个小乡村中,随着叮铃铃的电话声响后,一位中年妇女赶紧收拾起了行装。
只见她带着音响、发话器以及一些化装品,赶往了村落附近的一处灵堂。
她不是葬礼司仪,而是一位不太受亲戚朋友待见的职业“哭灵人”。
在灵堂上,这名女子穿着一身白衣,往自己的脸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粉底,并在眼睛出画着血泪的装扮,拿着发话器声嘶力竭地在棺材旁边哭泣。

这位中年妇女名叫武会霞,她是一名职业的哭丧人,入行至今已经七八年了,哭丧一场下来的收入是原来的好几倍。
一年下来,武会霞险些有靠近180天的日子,是在死者的灵堂上度过的,而她叩头的次数更是高达上万次,膝盖也曾经跪倒红肿,嗓子甚至哭到不能说出一句话。
一场下来,武会霞能挣到700元左右。不外武会霞认为,相比起钱,哭丧的行为更重要是其精力层面的意义,认为自己是在做功德。
哭丧人这个职业其实自古就有,但由于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只要是和“死”沾边,那就注定登不上风雅之堂,算不上是一份正经行当。
外人眼中的哭丧人是逢场作戏,见到哭丧人我们也像遇见鬼一样,避而远之。

那武会霞为何会选择成为一名哭灵人呢?而且一对峙就是七八年的时光?
武会霞原来也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农民,其实她走上哭丧这一条路,也是迫不得已。
在河南偃师土生土长的武会霞,出生在小山村里,自小就家景贫寒。
小时候就常常吃不饱饭的武会霞,还要帮着父母做一些农活儿。

由于是一个女儿,父母就想着尽快把她嫁出去,自家好收一下彩礼钱,准备给家中的儿子娶媳妇儿。
于是在父母的张罗之下,武会霞也就住他家附近的一户人家定下了亲。
虽然武会霞自己并不十分乐意,但照旧拗不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到了当今的丈夫家。
和许多农村妇女一样,武会霞原来需要下地干活儿,养活一家老少。
和丈夫喜结连理之后,武会霞也陆一连续生下三个孩子。

而且家中另有一位老母亲需要养活,在婆家的日子也并欠好过。
他们一家几口人全部挤在了一处破败的土胚房内,遇到下雨天还会漏雨。
早出晚归,务农的日子过得非常平淡,而且孩子上学之后,靠着种地的微薄收入很难维持整个家庭的生计。
而且更为严重的是,武会霞的婆婆已经九十多岁了,年事已高的她常常需要吃药调治身子。
所以整个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武会霞身上,她想方设法地寻找着赚钱的营生。

第一次打仗到哭丧,正是武会霞在县城给婆婆买药的路上。
住在农村的武会霞,十天半个月才进城一趟,所以她便想着将婆婆一个月用的药都买归去。
可到告终账才发现,自己带的钱根本不敷,医生也不认识武会霞,并不允许赊账。
无奈之下,武会霞只好少买了半个月的药量。正当她愁眉不展的时候,路上一阵喧嚣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只见一名女子,跪在了一尊棺材眼前,哭得泪流满面,并述说着孩儿不孝。

武会霞以为这位女子肯定是一名大孝女,才会在稠人广众之下,陈诉着自己父亲生前的履历。
在一旁和武会霞一起看热闹的群众这才告诉了武会霞,这名女子不外是逢场作戏罢了,哭完这一场,另有下一场需要她呢。
武会霞好奇地询问了在场的知情人,哭一场丧能有多少钱这个问题。
看热闹的人解答了他的问题,表现运气好的话,一场下来能够四五百吧。
这让武会霞非常受惊,靠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辛辛苦苦快将近半个月,才气赶上别人哭丧一场的收入。

所以武会霞就逐步萌发了这一个想法,想着自己若是去哭丧,一家人的生活条件就会得到极大的改善。
但是在守旧思想十分浓重的小村长,自己去哭丧,肯定会成为全村人的声讨的对象。
丈夫,婆婆以及孩子都不会允许武会霞从事这样的行当。
家里的老母亲还在世,武会霞也另有自己的孩子,去哭丧的话,无异于在诅咒自己的家人。
武会霞支支吾吾地向最明白自己的丈夫述说了这个想法,丈夫也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武会霞。

丈夫说去哭丧不吉祥,而且她一个女人家在外抛头露面,一家人的体面也没地儿放。
只是这个家再也没有别的收入泉源,一家人都快揭不开锅了。
他们吃点苦没啥,只是家中另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以及卧病在床的老母亲。
迫于生活的压力,丈夫决定瞒着家中的老母亲以及亲戚,让武会霞外出哭丧。
武会霞从小就有一副好嗓子,去哭丧原来就具有一定的优势。
接洽好了一个哭丧的团队之后,武会霞便跟着他们一起到一处灵堂举行着实验。
在哭丧之前,武会霞就已经把死者之前的生平履历,家人的亲属状况熟记于心。

而且在哭丧前的两个小时,武会霞就开始和整个团队开始试演起来。
对接完成后,武会霞开始妆扮起来,她先是用一条白绫将自己的头发绑起来。
随后又穿上了像戏服一样的白色服装,而且在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而且在眼睛周围画了一圈血泪。
一切准备停当事后,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念经的、敲锣的,跪拜的都立刻进入了状态,开始对着棺材举行着参拜。
轮到武会霞的时候,她一手拿着发话器,述说着死者生前的一些履历,怎样把孩子们辛辛苦苦地拉扯长大。

武会霞非常投入,险些把自己当成了老人的亲生子女,并称死者为自己的母亲。
灵堂上的一些细节和哭戏武会霞也是体现得很用心。
见到伤心的氛围已经弥漫开来,在恰到利益的时候,武会霞扶着棺材,哭得泪流满面。
随后,她会跪在死者的棺材前,不停地磕着头,替亲生儿女们尽尽孝道。
一场认真的演出下来,眷属的伤心情绪得到了安抚,死者的在天之灵也得到了告慰。
第一次演出就拿到了几百块钱,死者的眷属见到武会霞一连串磕了好几百个头,也会给她一些额外的小费。

进入自己脚色的武会霞,看着眼前这几百块钱,这个不光是对她哭灵人工作的肯定,照旧他们一家人未来生活的希望。
逐步开始哭丧作为一个正经职业的武会霞,便留下自己的接洽方式,四处接着票据。
不在乎外人眼光的武会霞,并不以为哭丧上不了台面,她在脚色饰演中确实融入了真情实感。
跟着丧葬团队随处接票据的武会霞,也就在当地这个小圈子中徐徐有了自己的名气。
一些客户和中介会直接给他打来电话,她的手机也响个不绝。

一年的365天中,武会霞最多有176天都在灵堂上哭丧。
四处奔忙的武会霞,哭丧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村里人对她的态度也举行了180度的大转弯。
武会霞的女儿走在路上,认出她的村民们就会在背后指指点点,说着那不是哭丧妇家的闺女吗,女儿都还在呢,怎么一个人跑到外面出丧去了。
不光如此,在孩子的学校里,同学们听说了武会霞是帮别人哭丧的事件之后,也开始把武会霞的三个孩子孤立起来,反面他们一块玩。

平时相互熟悉的街坊四邻,见到武会霞就跟在青天白日遇到鬼一样,默不作声,一句话都不说。
原本还会请武会霞到自己家喝口茶的邻人,再也没有邀请武会霞登过他们的门。
武会霞家之前热热闹闹的场景也变得门可罗雀,亲戚朋友们都认为她不吉祥。
部分偏激的老一辈人打心眼里看不起武会霞哭丧,说着:“你妈还在世,你就去替别人哭灵,是要咒你妈早点死吗?死人的钱你也赚,你还要不要脸了?”
不光是外人对武会霞说三道四,家中的母亲也对武会霞怒目而视,指责她罔顾孝道,诅咒自己和家人。

不外还好丈夫非常体谅武会霞,知道她在外哭丧已经很不容易。
哭丧一场,武会霞的嗓子都哭得红肿的,严重的时候,膝盖都跪得发黑。
可即便武会霞已经十分认真,但依然会遇到一些比力挑剔的客户。
他们以为武会霞并没有真情暴露,为能表达出他们的孝心。
可哭丧这件事,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武会霞也只是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进入到哭丧人的脚色之中。

所以这些挑剔的客户,认为武会霞哭丧并不专业,只肯给到一半甚至更少的报酬。
丈夫作为武会霞最刚强的后援,会给武会霞递上一颗润喉糖,还会替武会霞揉揉膝盖。
母亲为难武会霞时,也是丈夫从中斡旋,和缓了二人的关系。
而且,靠着武会霞哭丧的收入,一两场下来就是靠近两千元的收入,这是他们一家人种地两个月才气省下的积贮。

武会霞一家的生活条件确实得到了很可观的提升,三个孩子之前的欠下的学费也完全还清了。
老母亲的医药费也不消再发愁,一家人也用不着再节衣缩食。
随着家中母亲的体谅,武会霞也就在哭丧这条蹊径上越走越远了。
虽然不受他人的待见,但是相比起一家人充实的日子,武会霞以为自己没有走错路。

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愈发把哭丧当成一份正当职业的武会霞,开始对自己的哭丧举行了一些理念上的创新。
丈夫随后也参加了武会霞的哭丧团队,武会霞也组织起了一个戏队,为了表现对逝者的哀悼,他们拿整个给团队取名为“心声”。
逐步在哭丧行业摸爬滚打的武会霞,认为哭丧不应该拘泥于死者之前的生平事迹,还可以通过一些小故事,用演出的方式表达对死者的惦记。

“心声”团队的主要节目就是“二十四拜”,《哀乐》、《十跪父母重恩》等符合现场氛围的曲子,会被用来看成配景音乐。
看着武会霞一家靠着哭丧发家致富,一举踏上小康蹊径的村民们,也徐徐开始以为这是一条可行的蹊径。
于是便有越来越多的村里人,参加了武会霞的“心声”团队。
村民们也从之前的不明白,转变到了开始替武会霞说好话,以为哭丧并不可耻。
武会霞凭借着数年来哭丧的履历,也开创了自己的哭丧新模式,哭丧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由她经心设计的。

各个环节都表达了生者对于死者的吊唁,武会霞以身作则,令之前谈虎色变的哭丧文化,逐步变得寻凡人也可以继承。
武会霞的乐成,村里人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他们一家人早就搬离了之前的土坯房,在县城里买了一间大房子。
她的母亲也得到了更好的治疗,来到县城之后,看病也更加方便了。
武会霞更是培养出了一名大学生,谁也不会想到,当初穷困潦倒的一家人,如今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接到客户电话的武会霞,也会收拾起行囊,带着自己的团队,驾驶着面包车,四处跑着业务。
她所向导的“心声”团队,也在四处哭丧的过程中名声大噪,武会霞在自己选定的这一条职业蹊径上,也显得越来越自信。
武会霞以为自己靠着自己的双手用饭,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指指点点的地方。
每一场哭丧仪式完成后,武会霞都会在面包车上一边卸妆一边暴露朴实的微笑,表现着从民俗角度,自己的这一行为还算得上是一种文化现象呢!

武会霞作为一名哭灵人,并没有因为其行业的特殊性而低人一等。
像入殓师、纸扎工艺者,他们为了让生者安心,给死者尽最后一份尊荣,依然在幕后服从着。
为了不给其他社会人员添贫苦,他们迫不得已低沉自己的存在感,生活在社会的角落里。
其实每一个劳动者都值得被尊重,每一份工作都不容易,也希望我们能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审视他人的职业。
-完-
参考资料

品阅网:《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叩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楚一帆 | 2022-5-27 09: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我奶奶过世的办葬礼时候就请了一个哭丧的,本来我自己哭不出来了,听了哭丧的一阵表演,我又哭了[捂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计划你大爷计j | 2022-5-27 09: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象我们湖南,溆浦县,也有有好几样行业与亡灵有关,唱夜歌,称夜歌郎,为亡灵做法事称之为道师,扎纸屋的为画术匠,地理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ffycxyw2274436 | 2022-5-27 09: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每一个劳动者都值得被尊重,每一份工作都不容易,也希望我们能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审视他人的职业。送人最后一程,功德无量[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永远爱你冰塘 | 2022-5-27 09: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题是为什么自己的亲人不哭,而要请专门的人哭?这些亲人的孝从何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ney | 2022-5-27 09: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每天都在痛哭流涕中煎熬!为武会霞点赞![赞][赞][赞][赞][玫瑰][玫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爱霍启刚掖 | 2022-5-27 09: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份职业都值得人尊重,为武会霞点赞。[赞][赞][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六月清晨搅 | 2022-5-27 09: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前不孝,百老之后,化多少钱都是需的,赞同的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唰唰冷呵映 | 2022-5-27 09: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认为花这钱还不如在父母有生之年好好孝顺父母、父母百老归天、先前不孝、其后花多少钱都是需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飘渺九月 | 2022-5-27 0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生存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