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父母拼凑7万供女儿留学,至死未再晤面,同学:她曾返国12天

[复制链接]
查看327 | 回复20 | 2022-6-3 09: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在大连旅顺的一家医院里,一对年过七旬的老人虚弱的向四周张望,而后伤心的说:“她终究照旧不肯返来!”
老人口中的她叫曹茜,是她们的女儿。当年曹茜带着父母东拼西凑的7万元出国留学,却在以后的17年里与父母失联,杳无音讯。
厥后,通过媒体找到了曹茜,但她居然连父母病重也不肯返来看他们一眼。
这其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


1979年,在大连旅顺的曹家村,曹肇纲和刘玉红迎来了他们人生中唯一的孩子曹茜。
早年由于刘玉红身体欠好,两人完婚六年都没有孩子。直到第七年才终于有身生下了曹茜。
由于生产时大出血,刘玉红身体严重亏损,再生育大概有生命危险,所以两人就没有再要孩子的筹划。
曹茜从小就被夫妻俩捧在手心里庇护,极尽痛爱。别家小孩有的东西,曹茜也一定会有。
七岁的时候,曹茜想学钢琴,其时一架钢琴的均价是15000,而夫妻俩一个月的炊事费不到1000元,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算是天价了。
但只要女儿喜欢,夫妇俩照旧咬咬牙给她买了返来。
曹茜也从来不像其他孩子一样,放学后回家干农活。父母对她的要求就是:“你只管好勤学习,其它的什么事都不消管!”
按曹肇刚的话说:“就这么一个孩子,哪舍得让她干活。我们都吃了没文化的苦,只要她能好勤学习比什么都强。”甚至曹茜出去玩也不被允许,必须跟她的父母说一声才行。

而曹茜的学习结果也从未让夫妇俩失望过,从小学到高中,她的结果一直压倒一切。家里的奖状贴满了所有墙壁。那是曹肇刚夫妇最自满的事情,邻人们也都对乖巧懂事结果好的曹倩赞不绝口。
但只有曹茜心里清楚,自己活得多么的压抑。别的孩子都可以恣意的玩耍嬉戏,而她不能。为什么结果对父母来说那么重要?难道自己就不重要吗?
这样的疑惑在曹茜的意识里时间久了就酿成父母根本不爱她。而初三那年发生的一件事,则让她更加刚强了自己的想法。

那时候,相近中考,曹茜压力很大。有段时间她经常缺课迟到,和班上不爱学习的同学一起出去看影戏、打游戏,经常熬到天亮才回学校。
有一次,玩到半夜,同学的哥哥不放心,便送她返来了。而这一幕恰恰被她的老师看到。
得知消息的曹肇刚夫妇,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学校。见了女儿,曹肇刚不由分说就是一巴掌,还骂她不要脸,没有本心。
连一向慈爱的母亲也说她不争气,不自爱。这让曹茜非常痛苦,原来在父母的心里,自己居然是这样的人。
她只不外压力太大,想出去放松一下,怎么就这么犯上作乱了,父母居然这么羞辱她。
这让她更加刚强了父母根本不爱她的想法,她以为自己只不外是父母亲追求名利的工具而已。
但曹茜与父母之间的抵牾和误会也远远没有竣事。


高中时,曹茜住校,只有周末才回家一趟,但父母对她的管束丝毫没有松懈。经常趁着曹茜不在的时候,翻她的书包,看她有没有和异性来往。
有一次,刘玉红正在翻曹茜的书包,恰好被从外面返来的曹茜看到,他们立即发生了剧烈的争执。
面对曹茜的质问,刘玉红激动地说:“你吼什么,你是我生的,翻你个书包,你大喊小叫的!你长大了,长本事了是不是?”
曹茜见母亲如此强势,也懒得表明,把自己关进房间高声哭起来。而刘玉红还不依不饶的在外面喊:“我怎么养了你这个白眼狼!”
听到这些,曹茜哭得更凶了,她多次向父母抗议,不要翻她的书包,给她一定的空间。但父母从来都不懂得尊重她,依旧我行我素,还骂她忘本,不懂事。
曹茜以为父母不可理喻,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她以为自己是不幸福的,孤独的。

父母亲强烈的控制欲,让曹茜感到窒息。她渴望早日脱离这个家庭,她曾经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都说家是爱的港湾,而我却以为是牢笼,如果可以,我希望再也不要待在这个家。”
颠末此事,她学习更加的用功,对于父母的管束和控制,她也不再挣扎反抗,只一心放在学习上。
曹肇刚夫妇以为自己的管教有效果了,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曹茜正在酝酿着一个逃离筹划。
她准备高考考出个好结果,报一个离家远的大学,再也不返来了。
高考结果出来后,曹茜的分数过了一本线还多三十多分。她绝不犹豫的报了华南的中山大学。
这个学校曹茜向往已久,最重要的是它离家很远。填完志愿,她异常的兴奋。

但当她拿到辽宁师范大学的登科通知书时,整个人就懵了。自己明明没有填这个学校啊,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当年填报志愿后,老师还需要和家长再次确认一遍,父亲曹肇刚不满意她报的学校太远,偷偷地改掉了她的志愿。
得知真相的曹茜愤怒不已,她回抵家质问父亲为何不颠末她的同意,擅自改她的志愿。
面对女儿的咆哮,曹肇钢气得直拍桌子:“凭什么?凭我们是你爹妈!你报的学校那么远,是想远走高飞吗?”
曹茜瓦解道:“从小到大,我有哪一件事情是自己做主的?你们思量过我的感受吗?”
曹肇刚也不依不饶:“我们哪一次不是为了你好?”曹茜早已经听够了这些说辞,她不再说话,默默地收拾好行李,独自去了学校报道。
曹茜相信自己一定有时机逃离父母的掌心。


到了辽宁师大,曹茜对学业一刻也没有松懈,眼界也进一步开阔,她逐渐萌生了出国留学的想法。
但是国外的消费水平她探询过,如果没有父母的资助,她是无法完成学业的。
她筹划跟父母说出自己的想法,只管她内心非常抗拒继承父母的资助,但许多时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而曹肇刚这几年对自己擅自修改女儿志愿一事,也一直在痛恨和内疚,如今看到女儿好不容易和他亲近地沟通,他十分高兴。
曹茜出国留学虽然远,家里的情况,供留学生压力也很大。但是如果能够留洋返来,既能让女儿高兴,又能让曹家光宗耀祖,这份荣耀放眼整个县城都没几个。
曹肇刚挣扎后允许了曹茜的请求,他放下自尊,四处乞贷,还跟亲戚朋友包管,以后曹茜有前程了,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他们。

2000年,21岁的曹茜如愿踏上了前往德国的飞机。这一次,她没有拒绝父母送她。
在机场,曹肇刚语重心长地对曹茜说:
“闺女,在国外生活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事多给家里打电话!”
望着飞机越飞越远,夫妇俩的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但此时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次竟然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到女儿!
曹茜到了德国才发现,留学生活并没有如她想象般优美。
首先带来的便是语言上的差异,虽然她的英语在大学时还不错,但面对真正的日常外交,她照旧被难住了。
语言不通已让她非常棘手,高额的物价也让她非常头疼。
她本想使用课余时间出去打零工,但她需要先在柏林读两年预科班,再到明斯特补一年文化课,最后才华进入汉堡大学。

所以,她暂时无法兼职。只能再次向父母要生活费。因为越洋电话非常贵,1分钟就得8块钱,她每次都是长话短说,经常直接开口就要钱。
来德国两年,她也只给家里寄了两封信,而且信内里也是寥寥几句。
两年时间里,曹肇刚前前后后给曹茜汇了3万多元,而曹茜也已经有10个月没和家里接洽了。
父母不知道曹茜在国外过得多么费力,曹茜也不知道父母压力有多大。
终于在03年,因为曹茜的一通电话,他们之间的抵牾彻底发作!曹肇刚对着电话吼道:“我以为你死了呢,这么久一个电话也不打,一打就是要钱,你是跟我们讨债的吗?”
父亲的抱怨,让本就在瓦解边沿挣扎的曹茜心如死灰。她本就心气儿极高,被父亲这样一骂,她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

以后,她居然没再接洽过父母,父母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起初,夫妻俩也没以为有什么,毕竟曹茜一年半载的不接洽都是常态了。
直到刘玉红发现,女儿已经一年多没给家里打过电话了。这才开始着急,担心曹茜遭遇不测。
他们先是主动接洽曹茜未果,后又接洽了曹茜的同学,但毫无所获。同学们都说自从曹茜去德国后,他们就接洽不上了,但似乎以为她跟家里抵牾很深。
实验了许多方法都没能找到曹茜,夫妻俩担心女儿在国外遇害,天天失眠做噩梦,一夜之间头发斑白,面目面目消瘦。
每年过节,别家都热热闹闹的,只有曹家冷冷静清,老两口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他们总是为曹茜多摆一副碗筷,只为了心中那点可怜的希望。

也因为这点希望,曹家十几年没有换过电话号,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就怕万一哪天,因为时差的问题,曹茜半夜打电话他们接不到。
但不管怎么等,始终都没有效果。2017年底,心如死灰的曹肇纲夫妇,决定申请筹划生育家庭独生子女死亡的补贴。
但得到的复兴是不符合规定,因为无法认定曹茜已经死亡。但这反而让老两口又燃起了希望。

2020年,夫妻俩相继被查出患有肾癌和乳腺癌,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他们只能靠着政府的低保委曲度日,连药都买不起。
他们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唯一的愿望便是能再见到女儿,重温已往的幸福时光。
之前,他们曾想求助媒体来找曹茜,但是怕事情闹大了,对女儿影响欠好,所以一直采取比力守旧的方式找她。但事到如今,再顾虑那么多,这辈子恐怕再没希望了。
在媒体、大使馆、和各路华侨华人的资助下,他们终于得知了女儿的现状。
原来,她毕业后,在汉堡大学教书,厥后又继承教授,完婚生子。现在生活幸福,日子安定。
而且消息中还说道,曹茜曾在2004年就回上海,做过一次学术互换,而且逗留了12天才回德国。
老两口一听,心如刀绞,原来女儿不是不方便返来,她是不想返来啊!
但面对被孩子抛弃的事实,老两口仍然含着泪水,不绝地维护曹茜:“她其实是个从不惹我们生气的好孩子!”

2021年,曹家夫妇病情恶化,相继离世,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再见到日思夜想的女儿。
这一生他们爱子心切,倾其所有为女儿遮风挡雨。却未曾想,自己的控制欲居然让他们与女儿形同陌路。
而曹茜因为受不了父母的太过控制,不远万里,背井离乡,永远的与父母保持隔断。这场亲情战役,没有赢家。
古人说:父母双亲生我,养育我,爱护我,挂念我,出门进门抱着我,恩德像天空一样众多无边,无以为报。
而曹茜面对为她竭尽所能的父母,却没有选择理性沟通和明白,反而让自己在怨恨和抱怨中度过一生。
如果曹茜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双亲已经离世,她会不会痛恨自己的所做所为?
-END-
作者:青栀
编辑:青草
<hr>往期出色文章推荐:
2010年,广东打工妹嫁比利时王子,成欧洲首位中国王妃,厥后如何
永辉超市兄弟二人产生分歧,市值蒸发840亿,毕竟谁是赢家?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阿豆学长长ov | 2022-6-3 09: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曹茜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双亲已经离世,她会不会后悔自己的所做所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有时候父母理性沟通不了 ,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妈妈为了70块钱把我的头发给卖了 ,在那个菜市场里 一个阿姨把我的头发给剪了 剪的特难看 贴着毛根剪的 !我妈妈在旁边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白刃玄衣及 | 2022-6-3 09: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7万不够的,我小姨就是20年前左右去澳洲留学,花了80万人民币,你那7万不够塞牙缝,估计女儿在德国也是非常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墙和鸡蛋 | 2022-6-3 09: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那么恨爸妈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48 | 2022-6-3 09: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有很多不实之处。1986年,曹茜七岁,月伙食费不到1000元。那时我读高中,一个月伙食费18.6元。我父亲是政府部门干部,一个月工资不到一百。我母亲是企业职工 一个月三十九块钱。她家买得起一万五的钢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48 | 2022-6-3 09: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她恨自己的父母不想来往,那就不要向艰难的父母伸手要钱。一边消耗着父母的资助,一边痛恨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就是要钱,没有她的父母,她也不过是田头一村妇。这就是典型的白眼狼,真的是枉为人,这样的教授教学,难以相信她能教育出一个完整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高考报了离家两千多公里的学校就是想离他们远一点,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最后一面都不见真是一个狠人,不过见了可能也无话可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形腿望舞 | 2022-6-3 09: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懂得感恩的孩子,不值得父母这样的付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哈哈SE7 | 2022-6-3 09: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孩子不能只看成绩,品德教育最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