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苦等丈夫64年,死后穿红嫁衣下葬,15年后丈夫身份被发表

[复制链接]
查看235 | 回复0 | 2022-6-6 09: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6年冬季的一天,河北行唐县庄头村发生了一场火灾,82岁的老人付三妮,把湿的棉裤放到炉子边烘烤,棉裤被烤干后起火,很快就把整个房子点燃,付三妮在火灾中受了重伤。
邻人和亲人发现后,把付三妮送到了医院,颠末两天的救治,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她的伤势太重,恐怕只能活一两天了,给她准备后事吧。
亲人们顿时陷入伤心之中,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陪付三妮,陪她走完人生中最后的时光,可奇怪的是,病床上的付三妮经常陷入昏迷,而且不能进食,但她就是咽不下最后一口吻,顽强地熬了六七天的时间。

付三妮的外甥女在她的耳边提醒了一句:“三姨,你是不是还在等三姨夫?”
付三妮听了这句话,努力地睁开眼,接着流下了眼泪,她在临终的时候,对身边的人说:“我18岁时和志尧分开,你们给我下葬的时候,把我的嫁衣穿上,志尧返来后,恐怕不会认出我的模样了,但他一定认得穿上嫁衣的我……”
付三妮临终时念念不忘的“志尧”就是她的丈夫崔志尧。
1932年,17岁的付三妮到了出嫁的年纪,经媒妁先容,付三妮便认识了崔志尧,一表人才的崔志尧给付三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媒妁告诉付三妮:“崔家是书香家世,五男二女,本人排行老二,年满十八岁,才貌双全,保定二师毕业,在本村教书,挣着钱又能守着家。家里一座四合院,十几亩好地,闺女进门就能当家。”

由于,其时付三妮的父亲在外,付三妮的母亲便做了主,订下了这门亲事,良辰谷旦,付三妮穿着嫁衣,在鞭炮声中便嫁给了崔志尧,可刚嫁已往,付三妮就发现了异样。
崔家年久失修的老房子里贫无立锥,只有一张八仙桌算是像样的家具,完全无法和书香家世接洽起来。
更让付三妮难以担当的是,崔家只有崔志尧一个劳动力,崔志尧的奶奶瘫痪了,他的父亲一直病病殃殃,而崔志尧的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年纪还小,这时付三妮才明白过来,媒妁给她先容时是过甚其辞了。
心已经凉透的付三妮非常失望,唯一让她感到一丝欣慰的是丈夫的致歉,完婚的当天崔志尧对付三妮说:“对不起,你嫁过来,委屈你了,让你受苦了。”

看着暖心的丈夫,付三妮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决定用自己的努力资助这个家,完婚的第二天,付三妮便换上粗布衣服,开始为这个家操劳,虽然辛苦,但幸亏她和丈夫的感情一直挺好,丈夫知冷知热的,让付三妮感受到了温暖。
随后付三妮徐徐相识了崔家,其实媒妁​说话有一些过甚其辞,但并不是空穴来风,崔志尧的爷爷是清朝末年的秀才,在整个县城都是有名的文化人。
崔志尧十四岁的时候考进了保定第二师范学校,毕业后因为看不惯市侩勾结军阀坑害百姓,他招呼村民抵抗市侩,遭到了国民党的逮捕。

崔志尧的爷爷为了救他,变卖了财产,还借了高利贷,总算是让孙子平安出狱了,但他们家以后家道中落。
出狱后的崔志尧不忘初心,对峙干革命,招呼学生上街游行,抵抗苛捐杂税,厥后学校被遣散了,崔志尧也被通缉了,这件事传到了崔家,崔志尧的母亲大病一场,没多久就去世了。
怀着愧疚之心,崔志尧回到了故乡,允许了父亲会安分守己,也就是这个时候,崔家为了拴住崔志尧的心,便给他张罗了亲事,付三妮从行唐县的贾素村嫁了已往。
完婚后不久,付三妮有了身孕,可就在这时,崔志尧脱离了家,这一年付三妮18岁,直到她82岁去世,整整64年,她都没有再见过丈夫一面,而付三妮也苦苦等了她的丈夫64年。
人要学会在顺境中清醒,在逆境中服从,崔志尧脱离之后,把这个残破的家庭的重担交给了付三妮,付三妮一直在为崔家操劳,她把崔志尧的奶奶和父亲当成了自己的亲奶奶和亲爸爸,天天都伺候着他们,尽了一个儿媳妇的天职。
崔志尧的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其时都是孩子,小的五六岁,大的也只有十一二岁,这都需要付三妮既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把几个孩子拉扯大。
付三妮回想其时的情况,说了这样一句话:“老人不能动,要给她喂饭,孩子还太小,我怀里抱着一个,腿上爬着一个,肚子里还怀着一个……”

一家九口人,老的老,病的病,小的小,里里外外都靠付三妮一个人支撑,天天打水,做饭,洗衣服,织布,做衣服,照顾孩子,从早忙到晚,累得付三妮都直不起腰。
付三妮每次做好饭之后,都会先招呼孩子们,让他们先吃,等孩子们吃好了,然后付三妮才会去吃残羹剩饭,而付三妮的青春就在这些繁重的家务中逐步流逝,但崔志尧照旧音信全无。
生活就是哭着出生后,努力笑着活下去,付三妮非常刚强,她曾经对邻人张大姐说过:“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不会走的,我就等着他,他总有时候会回家的。”
为了缓解思念之苦,平时劳累中的付三妮,会哼着本地流传的秧歌调,其中有一首“想二哥”是付三妮经常唱的,正好崔志尧在家里排老二,符合秧歌调内里歌词表达的感情,这首秧歌调陪伴了付三妮一辈子,每次她唱的时候都会流下眼泪。
付三妮生下女儿时,因为平时她太繁忙了,就给女儿起了一个小名叫:忙妮儿。
当忙妮儿会说话了之后,一直都在找爸爸,还经常问付三妮:“我爸爸什么时候返来?”

付三妮听完非常难受,但每次都是安慰忙妮儿说:“你爸爸很快就返来了。”然后付三妮会给忙妮儿讲崔志尧的事情。
忙妮儿的出生,让崔家欢乐了一段时间,但好景不长,忙妮儿四岁的时候,先后得了荨麻疹和疟疾,对于现​在来​说,这都不算致命的病,但其时医疗条件欠好,加上崔家太贫穷,竟然拿不出五毛钱给忙妮儿治病。
小女孩仅4岁便夭折了,一家人再次​陷入到​伤心中,尤其对付三妮来说,这个打击非常大,她回了一趟娘家,看到一口井的时候,想过跳下去算了。
但又想到丈夫崔志尧大概会返来,到时候问孩子的情况,她也要有一个交接,就这样她计划刚强起来。

丈夫杳无音信,女儿也去世了,付三妮和崔家的一切接洽已经都断了,其时付三妮只有23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她的母亲不想让她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所以劝她脱离崔家,改嫁他人。
付三妮思量过这个事情,在女儿去世之后,她想要回姐姐家住几天,在她出门的时候,7岁的小姑子和11岁的小叔子都光着脚,这时付三妮心软了,以为她不能脱离,否则没有人做针线活,那么几个孩子就没有鞋穿。
她不忍心脱离崔家,也不想辜负丈夫所托,她想要等丈夫返来,而且坚信丈夫一定会返来,所以一直都没有改嫁。
转眼到了1938年,崔志尧给家里来了一封信,这也是他跟家里接洽的唯一一封信,不外他在信里并没有说他其时的情况,只是说​付三妮​还年轻,是去是留都可以,如果选择脱离崔家,别人都不要怪罪她。
正所谓夫妇之道,有义则合,无义则离,​付三妮​选择留下来,其时她对待崔志尧的几个弟弟和妹妹,已经不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嫂子,而是当成了亲妈,她已经舍不下几个孩子了。

时间过得很快,三个小叔子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其时崔家太穷了,相亲的姑娘看到小伙子没有房子,扭着头就脱离了,付三妮就把房子让给了崔志尧的三弟,而自己去住柴房,这才让三弟结了婚。
付三妮照顾着和她毫无关系的崔家,几十年如一日,直到1968年,已经54岁的付三妮才算有了一点回报,其时付三妮孤苦一人,无依无靠,而崔志尧的弟弟和妹妹都已经长大成人。
他们为了感谢这位嫂子为崔家做的贡献,三个小叔子计划把他们自己的儿子过继一个给付三妮当儿子,为付三妮养老送终,最终付三妮选了崔老五家的儿子崔大平当她的儿子。
厥后崔大平完婚生子,生下了一个儿子崔建强,平时崔大平夫妻俩工作忙,崔建强一出生就和付三妮住在一起,而且相依为命,可以说崔建强是由付三妮亲手带大的。
崔建强面临采访时,讲过他的奶奶对他非常好,每次鸡下蛋,付三妮都会做成鸡蛋羹给他吃,到了夏天热的时候,付三妮睡得迷暗昧糊,但一醒来就会给孙子扇扇子。

冬天的时候,付三妮会给孙子暖棉裤,回想这一幕的时候,崔建强差点哭了出来,也说明了他和奶奶的感情是非常好的。
崔建强也想等爷爷返来,但这么多年已往了,他的爷爷崔志尧除了来过一次信,就再也没有了消息,这成为了崔建强的一桩心事。
直到发生了那场火灾,82岁的付三妮去世,她为爱守候了一辈子,临终时照旧不愿合眼,亲人们聚在一起合计一下,决定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话。
他们给崔志尧做了一个牌位,还找来了骨灰盒,然后拿到付三妮的跟前,而且告诉她,崔志尧已经去世了,各人已经找到了他的坟墓,付三妮处于垂危之际,用尽了全身最后一丝气力,扭着头看了看牌位和骨灰盒,然后闭上了眼睛。
付三妮就这样撒手人寰了,她的亲人按照她临终时的遗言,给她穿上了出嫁时的赤色嫁衣,而且给她梳了新娘的发髻,还插上了红绒花,就和当年完婚时一模一样,然后这才下葬。
而直到付三妮去世,她都生存着当年出嫁时带着的那个蓝布包,内里有她的妆奁,平时嫁衣也会放进蓝布包内里。

这个蓝布包洗了又洗,缝了又缝,但付三妮始终不舍得扔掉,那个没有陪她终老的人,却成了她一生最思念,最牵挂的人。
风雨人生路,崔志尧陪了付三妮一程,付三妮念了崔志尧一生。这份爱,成了付三妮一辈子的执念。人这一生急忙而过,如果说付三妮有什么所图,大概就是那一份温暖和惦记。
对于奶奶的心愿,崔建强萌生了一个想法,要去寻找一下爷爷失踪的真相,如果爷爷还在世,他要把奶奶等了他一辈子的事情告诉爷爷,如果爷爷去世了,那也要把爷爷的坟迁回故乡,和奶奶合葬,也算是给了奶奶一个交接。
“我奶奶在世的时候太苦了,死后还埋入了孤坟,我一定要实现我奶奶的心愿。”崔建强在一次采访中说了这样一番话。
为了这个目标,崔建强整整找了15年,他把行唐县附近地域的义士怀念馆都找遍了,但却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他扩大的寻找的范围,随处跑,风餐露宿的,身体有点撑不住了。

有一段时间,他总是拉肚子,去医院查抄,肠子内里长了瘤子,家人猜疑大概是肠癌,让他不要去寻找崔志尧了,但这时崔建强躺在病床上,却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早点去找他爷爷,抱病后大概没时机完成奶奶的心愿了。
幸亏他体内的瘤子是良性的,很快他就病愈出院了,又开始了寻亲之旅,崔建强无法工作,每个月还要花许多钱,很大概会拖垮他的家庭。
不外崔建强的一片苦心感染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支持他继续寻找下去,而他八岁的儿子亲口对他说:“爸爸,如果你找不到,等我长大了,继续去找我的太爷爷。”
直到2010年,崔建强才算是看到了一丝曙光,在河北行唐县的党史研究室里,他找到了崔志尧在1938年写过的一封信,信上留下了一个所在:“江西高安108信箱。”
2011年4月,崔建强前往高安市,先是去了党史研究室,但本地对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资料非常少,日伪敌特构造曾经多次对高安的地下党举行扫荡,所以险些没有资料留下来。
而且其时为了防止泄密,地下党都是单线接洽,这让他们的身份更加隐秘,也让崔建强很难找到他的爷爷。
崔建强只能换一个方法,找到高安本地的一些老人,通过谈天相识当年的情况,有一位老人提到,在日本人来了之后,许多共产党人都是外貌上教书,暗中举行抗战。

崔建强按着这条线索去探询,厥后又从两位老人的口中得知本地学校有一位老师崔先生,只管老人已经不记得崔先生的名字了,但崔建强琢磨了一下,他的爷爷当年就是一个教书匠,这个崔先生极有大概就是他爷爷。
别的,两位老人还告诉崔建强一件事,在1939年,日寇扫荡的时候,本地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事件,史上称为团山寺大惨案,其时有600多个平民百姓被杀害,厥后这些同胞的尸体被两位农民安葬了。
崔建强得到了这条线索,便赶往团山寺惨案的怀念碑和博物馆,这才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弄清楚了。
原来,当年崔志尧被爷爷从监狱中救出来之后,外貌上在故乡教书,但其实他并没有放弃革命事业,在他的领导下,行唐县的革命队伍不停壮大,到了1931年,崔志尧成了本地团县委书记。
第二年,付三妮嫁了已往,她厥后知道了丈夫的真实身份,但她非常支持丈夫的事业,当崔志尧和同志们在家里开会的时候,付三妮会在外面站岗放哨。

崔家不支持崔志尧的革命事业,认为晚上开会总点着火油灯太浪费,贴传单用的浆糊也是一种浪费,崔志尧在屋内写传单的时候,付三妮就用被子把窗户挡住,不让家人发现屋内点着火油灯。
1933年,崔志尧在本地辛苦创建起来的赤色根据地袒露了,国民党疯狂地抓人,整个行唐县都困绕在白色的可骇之下,崔志尧他们必须转移战线。
在脱离行唐县之前,崔志尧匆忙回了一趟家,给付三妮留下了一句话:“把家里的所有资料都烧掉,如果我回不来了,这个家就托付给你了。”
付三妮允许了丈夫的嘱托,在她看来家里穷一点并不算什么,夫妻二人感情好,生活有盼头才是最重要的,她跟丈夫说了一句:“注意安全,我等你返来。”
崔志尧颔首算是允许了,然后匆忙地脱离了家,付三妮还清楚地记得,崔志尧走的时候,穿着她亲手缝制的蓝色长衫,那一幕永远地印在了付三妮的脑海中,一辈子都没有忘记。
付三妮和崔志尧完婚之后只在一起生活了八个月,却要面临着一次匆忙​地​告别,其时怀着四个月身孕的付三妮依依不舍,一直送到门外,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次告别成了他们之间的永别。
之后的岁月,付三妮确实在等,一等就是一辈子,但崔志尧再也回不去了,他领导革命队伍去了江西的高安,仍然是用教书做掩护,暗中从事革命事业。

几年后发作侵华战争,在1939年8月18日,一越日寇扫荡中,崔志尧为了掩护百姓,把各人都转移到了团山寺,随后日军困绕了团山寺,并放火烧了寺院。
就在团山寺惨案发生时,崔志尧和日军举行了英勇​地​屠杀,一个日本兵用刺刀刺中了崔志尧的胸膛,而且把他推进火海中,崔志尧壮烈牺牲,年仅25岁,而在崔志尧牺牲前,还从日军的屠刀下救了一个小女孩——闵翠娥。
当年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是83岁的老人,崔建强找到了闵翠娥,探询他爷爷的事情,闵翠娥告诉崔建强,是她的家人把崔先生的尸体安葬的。
闵翠娥还说了一下崔先生的外貌特征,“爷爷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只好找人按照老人们的回想,在电脑上做了张画像。爷爷最大的特点是一只眼大一只眼小,画像最突出的就是爷爷的眼睛。”崔建强说。
随后崔建强带着奶奶的遗像,去爷爷的坟前祭拜,他先是给爷爷磕了三个头,然后哭着说:“爷爷,我和奶奶来看你了,我把你接回故乡,让你和奶奶团聚。”

在迁坟的那天,本地许多村民都来给崔先生送行,有一个乡亲抓起一把土,让崔建强带回故乡,那个乡亲说崔先生长眠于此已经有70多年了,带上这边的土,省得崔先生回到故乡水土不平。
这些乡亲对崔先生如此厚爱,让崔建强十分感动,在临走前,他抱着爷爷的骨灰,给乡亲们跪下,表达了一份难以言表的感谢。
2011年6月,崔建强带着爷爷的尸骨回了行唐县,并把尸骨和付三妮合葬到一起,至此,脱离故乡78年的崔志尧终于回家了。

只管付三妮没能在临终前见到丈夫,但他们死后可以合葬在一起,也算是为她苦等丈夫64年的服从画上了一个句号,实现了付三妮一生的心愿。
8个月的相聚,78年的分离,最终崔志尧和付三妮终于再次相聚,为了抱负、责任和千千万万普通人的幸福,他们付出了整整一生,而这一刻,他们终于可以安息了。

在2017年4月27日,影戏《蓝包袱》拍摄启动仪式在行唐县举行,影戏主要陈诉崔志尧毁家纾难,牺牲报国的感人事迹和妻子付三妮忍辱负重,孝贤贞爱的美德善举。
在那个山河破碎的年代,确实有从天而降的英雄,但更多的是挺身而出的平凡人,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人在奉献和牺牲,才换回了国富民强。
在岁月静好的背后,是无数人在负重前行,崔志尧为了革命事业,舍弃了家庭,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而作为崔志尧的眷属,付三妮也间接地做出了贡献,他们给后代留下了一份精力气力,在让人感动的同时,也让人明白了现在优美的生活,都是前辈们拼出来的,如今,山河已无恙,我辈当自强。
参考资料
燕赵晚报:告别故土78载,老革命遗骨终返乡
赤色文化网:大爱筑长城
河北新闻网:影戏《蓝包袱》在行唐县启动拍摄
石家庄日报:河北行唐《崔氏家训》传承百年树良好家风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