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山西新郎完婚一个月后死亡,4名伴郎判刑3年,怎么回事?

[复制链接]
查看130 | 回复0 | 2022-6-13 09: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3年,山西清徐县发生了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个原自己体康健的男子在婚礼后几天,突然身体不适,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最后不治身亡。
而以后的一份尸检陈诉,更是将婚礼当天的4名伴郎送进了监狱。
这是怎么回事呢?婚礼成为葬礼本就是一种悲伤,为何最终还牵扯到了刑事处罚呢?
2013年2月6日晚,躺在床上睡觉的李佳瑞突感身体不适,双手捂着胸口,呼吸变得有点仓促困。
丈夫这样的状态着实吓坏了一旁的妻子王佳慧。

她一边用手试探性地去摸丈夫的额头,但并没有感觉到有发烧的迹象。
一边询问丈夫:“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此时李佳瑞的面部心情,看起来极为难受.
他用微弱的声音说到:“我感觉胸口很痛,呼吸不外来。”
见丈夫如此痛苦的模样,王慧佳非常焦虑,
可丈夫此前一直身体都很好,怎么突然就酿成这样了?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了,王慧佳赶忙拨通了120抢救电话。
不一会儿,李佳瑞就被送进了抢救室。
颠末医生的一番救治后,病情稍微有了缓解。
而医生接下来的一席话,让王佳慧及李佳瑞的家人如坠冰窖。

“病人的情况很严重,他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主要照旧外伤导致气管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等症状。”
这是怎么回事?
李佳瑞这才完婚一天,也没做什么啊?怎么会有外伤呢?
突然他们又想起了什么,那就是婚礼当天发生的闹亲事件。
2013年2月5日,是李佳瑞和妻子王佳慧的大喜之日。
我们说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然而这场洞房花烛夜对于李佳瑞来说却并非如此。
这一切都要从本地的闹婚成规说起。
在李佳瑞的故乡清徐县,本地也传播一种闹婚习俗“打新郎”。
在本地,人们认为婚礼上将新郎打得越重,说明来宾对新婚夫妇的祝福越浓厚,他们以后的福气也越大。而正是因为这个习俗,最终酿成了这起意外悲剧的发生。
王佳慧想到此悲伤不已,新婚燕尔,却突然遭遇如此变故,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追念起和丈夫李佳瑞的相识相知到相守更是泪流不止。

她与李佳瑞两人是自由爱情的,两人谈爱情谈了三年最终才修成了正果。
2013年的一天,李佳瑞为王佳慧制造了一切浪漫的求婚仪式,并答应到:“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守护你。”
王佳慧感动得泪如泉涌,欣然允许了李佳瑞的求婚。
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完婚刚一天丈夫就住进了重症室。
婚礼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王佳慧如今想起来,也是懊悔不已,怪自己没有劝阻丈夫。

夫妻俩原来开开心心地准备着婚礼,可婚礼的前一天,李佳瑞满面愁容地对妻子说道:
“我们这里完婚有个习俗,那就是打新郎,我挺担心他们会没轻没重。”
因为李佳瑞此前就听说过有小伙完婚时,被人用板子抽打,脚都打肿了,好几天下不来地。更甚者,还拿棍子打,有的人被打的甚至十天半个月都不能走路。
王佳慧听后,心里也是一阵惶恐。
为了缓解妻子的担心,李佳瑞安慰到:
“这个是本地的习俗,改不了了,老人们说打得越重福气越大。应该没事的,这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然而往往意外到临的时候,我们是无法预推测的。
完婚当天,李佳瑞穿上一身笔挺的西装,手拿捧花,准备带着车队来接新娘。

而刚上车之前,李佳瑞的伴郎团就哄闹着上来,为新郎献上了“祝福”,也就是一顿殴打。
不一会儿,李佳瑞就被搞得狼狈不已。
打理好的头发也被弄得乱糟糟,西服在拉扯中也变得皱皱巴巴。
李佳瑞对此苦不堪言,但又欠好发作。毕竟各人都是来给自己庆祝的。
颠末一番折腾后,李佳瑞只得求饶:“好了好了,我们先去接新娘,别延长了吉时。”
众人一看时间,也纷纷上了婚车,前去迎接新娘。
李佳瑞这才长舒一口吻,然而等车队来到了新娘家,又是一番折腾。

然而这一场闹剧并没有就此竣事,接完新娘后,只能算是闹婚的开始。
回到办酒席的地方,李佳瑞带着王佳慧下了车,本地的闹婚习俗又开始上演了。
其中李佳瑞的四个伴郎,都是李佳瑞的平日日玩得最好的朋友,
完婚喜事,各人都很高兴,奉行本地的习俗,他们也逐一表达了自己的祝福,对李佳瑞更是“照顾有加”,拳拳到肉。

据王佳慧事后追念说:“他们将李佳瑞按住,“狠狠”地打”,不是拍打颈部,就是拍打后脑勺。
而这一阵“祝福”,其时就让李佳瑞再次感到不适,胸口疼痛,头也以为昏昏沉沉。
李佳瑞的母亲和姐姐起初还以为他大概最近太劳累了,并没有太当回事儿。

正是因为多次的殴打,最终李佳瑞无法蒙受其重,
原本优美的洞房花烛夜,却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医生针对李佳瑞目前的状况作出判断:
“你们要做盛情理准备,好的情况下,病人大概会成为一个植物人。”
然而最终李佳瑞在医院担当了近一个月的救治后,脱离了人世。

这个刚组建的新家,就独留妻子王佳慧一人。
李佳瑞的突然离世,也让李佳瑞的母亲尝到这世间最大的痛苦之一,那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痛苦对于父母来说,不问可知。
除此之外,李佳瑞住院期间产生的费用,更是让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一家,雪上加霜。
为了救治李佳瑞,家人四处举债,在村里欠了一屁股债不说,还欠下了医院十多万的债务。这些对于这个普通家庭来说,无异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家人面临这一系列的悲剧,他们决定要向那些在婚礼上打闹的人寻求一个说法,他们认为李佳瑞的死,他们应当负相应的责任。
李佳瑞的姐姐和母亲,一家家找到加入李佳瑞婚礼闹婚的人,也就是李佳瑞的同学和朋友。姐姐希望能讨要一个说法,他们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其时姐姐找到他们是这样说的:“我的弟弟就是被你们打的,你们都有责任。”
但李佳瑞的这些同学和朋友体现:“李佳瑞是自己去的医院,是做完手术导致的,那医院也要责任啊!怎么能全怪我们。”
以后姐姐多次找到他们讨要说法,但每一次他们都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推脱责任,甚至在以后干脆避而不见。这让姐姐非常生气,为了寻求一个公道,姐姐在事后不久就报了警。
事情闹出了人命,警方也不敢懈怠,于是很快开始备案观察。对于这起事件,显然找出李佳瑞的死亡原因,事情就变得简朴了许多。
随后警方接洽了山西医科大学司法判定中心,对死者李佳瑞举行了尸检,很快尸检陈诉就出来了。
最终清徐县公安局公布了李佳瑞的尸检陈诉单:李佳瑞的死亡原因,系外伤导致气管破裂、蛛网膜下腔出血,术前气管破裂导致机体缺氧、心肌损害。后加之手术及麻醉的创伤,导致术后并发重症肺炎,引起呼吸衰竭、肾功能衰竭等,最终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李佳瑞家人对此一口咬定:“家瑞在此前一直身体都很好,从未得过什么大病,肯定是其时婚礼时他朋友闹婚殴打导致的。”
而从这份尸检陈诉中可看出,李佳瑞之所以出现这一些列的问题,原因正是因为外伤所致。显然外伤就是婚礼闹婚导致的。随即家人又为警方提供了婚礼当天的录像,从录像中可以清楚地发现,婚礼当天四名伴郎对李佳瑞的殴打画面。
随即警方做出了判断,这四名伴郎涉嫌不对致人死亡,于是对他们举行了逮捕。很快其中三人就被逮捕归案。
而据观察相识,这个四名伴郎系死者李佳瑞的发小或关系很好的朋友,这不禁让众人为此感到唏嘘。其中一名伴郎的父亲体现:“这几个娃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对于儿子突然被警方逮捕,他照旧以为很不公平:“我儿子其时也是因为本地的习俗,为了去给他的朋友添喜资助,怎么会弄的如此下场。”
而这位父亲所不知的是,儿子的这些行为,其实已经不是鄙俗那么简朴了。

但这种事情毕竟涉及本地传统习俗,必须要通过仔细的观察和取证,这种才华在引起众怒的情况下,还死者一个公道。
我们都说,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暴徒。在颠末近一年时间的观察取证后,最终查察院获取了一条完整的证据链,这才在2014年2月8日,以不对致人死亡罪对三人提起了公诉。
清徐县人民法院在不久后受理了该案件,但对此特殊案件也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负责该案件的审判员体现:“这是我们第一次受理这类由民间习俗导致人死亡的案件,对此我们也会极为审慎,毕竟我们本地人对于婚礼上打新郎的习俗都心知肚明,习以为常了。”
所以在审判的时候,审判员在前期主要以民事调解的方式举行,其时审判庭审判员贺林海有这样的顾虑:“这内里涉及本地习俗,如果一开始直接由人民法院来宣布判决,人民群众也会存有另一种见解,这是我们无法忽视的。”

但事实却是不尽如人意,人民法院推动双方举行民事调解的路上并不顺利,其中主要的一点就是涉及民事赔偿方面,原告和被人双方一直对峙不下,让民事调解变得困难重重。
李家人通过白纸黑字将李佳瑞住院期间所产生的一切费用写了下来,内里大巨细小涉及有交通费、住院医疗费、误工费、炊事费等等数十多个方面,总共赔偿金高达956092元。
这样一笔高额的赔偿金即便是四个家庭分摊开来,一个家庭也要出具20多万,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
打人者眷属对此自然是抗拒的,他们从最初的那份尸检陈诉上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他们认为李佳瑞的死,与医院也有很大的关系,而在陈诉中,并没有详细分别出医院和打人者责任的巨细。他们认为此案调解存在不公平之处。
而死者眷属却一直抓住李佳瑞死亡的起因,他们体现:“如果不是他们几人对佳瑞实施殴打,就不会导致气管破裂,最终也不会出现背面一系列的问题。”
显然双方都是站在各自的态度上,各持己见。民事调解的前期一直希望痴钝,最终在法院工作人员保持公平公正态度的调解下,历经数月最终双发才告竣了一致协议。

打人眷属赔偿受害人眷属赔偿金给12万3千元,民事调解这才算圆满竣事。但此事却并没有就此竣事,因为此事件已经上升到了刑事案件。
就在民事调解竣事一个多月后,法院就这起婚礼习俗打新郎致人死亡的案件,正式开庭审理。
在整起案件中,婚礼当天的视频录像无疑成为了案件最有力的证据。即便其时被告人状师多次体现医院对于死者死亡也存在一定的责任,应该重新予以判定。
但法院在颠末严谨的审查后,体现打人者对死者举行殴打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死者最终致死的起因,对于医院行为是否存在不对,目前尚未有证据。且原告人并未将医院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如此一来医院并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之内。

至此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被告人对死者举行的击打,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而且几名被告人即便是在本地习俗的问题上,出于美意对李佳瑞大打脱手。但作为都是智力健全且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应对对于自己的行为具有一定的预见性。
而他们最终却没有做出相应的行为,依然脱手不知轻重对被害人头部、颈部等举行击打,最终导致李佳瑞出现身体问题,乃至最后的死亡。
因此公诉构造指控打人者不对致人死亡罪名建立。但鉴于被告人认罪悔罪积极,眷属也赔偿了被害人眷属巨额赔偿,最终法院判处几名被告人三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执行。
至此,这起民间婚礼习俗引发的刑事案件,这才落下你帷幕。

而关于此案件在本地也是闹得沸沸扬扬,人们也开始对于这样的成规也开始反思,这种打新郎的习俗是不是应该被淘汰了?事后,媒体对本地人举行了采访,不少人体现:“人都被打死了,这种习俗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事件的当事人也体现:“自己以后不会再沿用这种鄙俗了。”我们在此也希望本地打新郎习俗能因此引以为戒。
而在国内,我们或多或少都有听说过闹婚,这是中国传统留下来的一种习俗,原本是一种热闹和喜庆的象征。但传播至今,有些地方的闹婚习俗俨然已然酿成了一种恶俗。

我们也经常看到有关于各地闹婚的新闻。像2013年山东泰安一女子应朋友邀请做伴娘,却在闹婚时,被十多名男子脱光衣服。事后女子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刺激,多次试图自杀。而面临此种低俗的行为,他们给出的表明却是:“闹伴娘是泰安地区的习俗。”

再好比2015年,福建泉州,新郎被欺压穿上女士内衣内裤,然后敲打脸盆游街......
诸如此类的闹婚恶俗报道,频有爆出,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引以为戒,去反思一下:闹婚不是并未便是恶俗,在这种“娱乐无下限”社会风气的影响下,许多地方的闹婚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意义,成为了一种恶俗。
而这起案件中也告诉我们,地方风俗习惯也是要服从于法律,如果风俗习惯凌驾了一个度,甚至得罪到了法律的底线,那就是恶俗,我们应该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最后,不知道各人对于这起案件的判定效果,是怎么看的呢?接待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