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昆地铁暂停140天:跨城通勤族三月瘦12斤 再回家三胎已出生

[复制链接]
查看256 | 回复20 | 2022-7-13 09: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 7月4日,上海地铁11号线昆山段时隔139天规复了运营。但已往四个多月的困难生活,已在跨城通勤的人们心中留下了难以消除的印记。
文|孙晓妍
编辑|周航
相较于上海蛛网般密密麻麻的轨道交通来说,三站路的地铁11号线昆山段不外短短一小节,但对近十万往返于上海和昆山双城的人们来说,却是毗连着生活与工作,现实与空想的生命线。
昆山位于上海以北,从属苏州,凭借与上海的细密毗连,GDP逾越不少省会,常年位于县级都会第一。相比上海,这里的房价低、购房政策宽松。尤其2013年全国首条跨省地铁开通以来,来这跨城而居的热情徐徐到达了顶峰。
直到疫情突如其来,人们才感受到,这种连结有时是如此脆弱。
先是2月13日苏州出现新增病例,越日11号线昆山段停运,接着是3月上海疫情到临,公路卡口、高铁站也相继封闭,一些人被滞留在了上海,有人棉袄大衣从冬天穿到了夏天,有人三箱桶装泡面撑了一个月。
6月1日,上海全面复工复产,但对跨城通勤的人们来说,因为两城交通还没有规复,有人不得不到亲友家借住,有人则在公司打地铺。6月20日,“沪昆通勤”电子凭证上线,到第二天已有95102人申请,其中一万多人审核未通过,多是24小时核酸出了问题。回家的意愿如此强烈,一个女孩6月20日早上五点出了门,骑行一个多小时后到了家,她说:“如果是破晓12点通行,我也会在查抄口那比及12点的。”
开放通勤后,地铁11号线昆山段开放前,安亭地铁站附近的电动车。陈诉者供图。
地铁规复来的更晚,为了去上海城内最近的安亭站,他们有的冒雨骑行十公里,另有的坐起了路边的小摩的。7月4日,昆山段终于规复运营,但人们没有高兴太久。7月6日,上海通报新增病例,四地列为高风险区,在一个由沪昆通勤族组建的名为“回家”的群里,人们纷纷又绷起神经,有人在朋友圈写道:“明天下班一定要好悦目同事们一眼,下次晤面大概要穿棉袄了。”
许多影响是深远的,有人开始在工位囤吃的,也有人开始习惯在早上出门上班前顺手在包里塞几件衣物,以下是几位跨城通勤的“沪漂”对这段时间履历的陈诉:
“三个月没见,那个每次都给66的男人瘦了12斤”
余木山,快递员,拼车通勤
我之前是在上海住的,花桥的房子是2016年通过中介找拆迁户买的一套两层的复式,其时才一百多万。其实“上车”也不算早了,花桥房价差不多从2013年地铁11号线昆山段开通就开始涨了,一度比上海有些郊区房价都高。
我是安徽人,从小就生长在上海,父母和两位姐姐也都在浦东居住。总跟着父母住也不是长期的事情,但上海限购,要有五年社保还需要已婚,我没完婚不符合要求,正好其时花桥新通了地铁,我就开始关注起这边的房子来了。
花桥的沪昆同城宣传。图源@许小狼的微博,已获授权。
房子装修好后,2018年开始会断断续续来住, 2021年7月彻底搬过来了。我一直是开车通勤,我是新能源车,上了沪牌,通勤本钱还好,一个往返加上过盘费大概50块钱,天天开车到工作的地方55公里左右,一般一个多小时就能到,如果开顺风车大概要久一些,但往返四个小时也能打住了。
最开始拼车的人都是在滴滴上找的,费用也是按照软件上来,厥后逐步熟悉了就会有几个固定一起拼车的人,费用就是按一个人单程50块来,最多带四个人。你大概以为如果天天拼车通勤往返100块有点贵,但要知道如果打车已往单程就要两百多块的。
我这里是有人天天拼车的,甚至有的人还要多给一点,有一位年纪稍大些的年老已经坐我的车半年多了,每次拼车都给我发66元的红包,我不知道这个数字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大概就是图个吉祥吧。
还记得是3月11日周五的早上,我早上六点半开车出小区准备拉上别的两个拼车的朋友,出小区门的时候就看到有好几个保安站在门口了,其时有想是不是因为疫情,但也没太在意,像平时一样出了小区。
刚接上那位年老,我就接到了另一个拼车朋友的电话,说小区不让出门了要去做核酸。我和那位年老还在想着还好出来得早,效果到了脱离花桥的曹安公路查抄站,就有工作人员提醒说只要进去(上海)就回不来了,但其时我们想就算封也不外十来天半个月。那位年老在上海有租房,我家人也在上海,我们都以为短期没什么问题,就去正常上班了,但不想当天就真的封闭了没能返来。虽然疫情从2020年就开始了,但沪昆两地通勤一直没受到过什么影响,所以这次还挺突然的,谁都没想到。
我们快递员,底薪险些是没有的,有揽件有派件才有钱,疫情期间根本就是零收入。然而收入没了,房贷车贷却一点都不会少,三个月里在房贷车贷以及吃的上面花了有六万块,可以说是掏空了存款。但我知道自己照旧相对幸运的,究竟在上海有个家,但那位年老就不是这样了,他出租屋里并没有什么衣服也不怎么做饭,三箱桶装泡面撑了一个月。
厥后就迎来了六月一号解封的消息,我们也规复上班了,但就目前来看其实快递这块照旧没有完全规复。三个多月积贮的快件量是惊人的,直到本日其实都很难说送完了。另有一个问题是,到7月初上海的快递还不能进小区,除了快递驿站,我们一般都会放在小区门口的货架上,自提柜也总是被放满,就免不了会有拿错件甚至丢件的情况。现在送得越多丢得越多,我们赔得也越多,会有客人忘了拿两三天之厥后问我们快递在哪里的情况,接到的投诉电话也是不少,但从我们来讲也没什么办法,送件的动力也被消耗了。
6月19日,昆山发布通知,20日早6点有序放开沪昆通勤,需要申领电子凭证。我提前做了核酸,约了那位年老一起下班回昆山。虽然之前在微信上有保持接洽,但6月20号那天见到他的时候照旧惊奇的,他一看就瘦了很多多少,人看着也和之前大不一样了。他回花桥比我要迫切得多:其时三月来上班的时候她妻子还怀着三胎大着肚子,疫情被封期间孩子已经出生了,原来是操持陪妻子待产现在直接请了产假归去照顾妻子孩子了。
开放通勤后,从上海回昆山要在车上贴的标识。陈诉者供图。
关卡一直都是严进宽出,去上海宽松,晚上回昆山查得就会严一些。最初通行的几天因为返来要查验通行证总是要等得久一些,有一次下班五百米左右的关卡堵了快一个半小时,那天我晚上七点脱离公司,十点四十才抵家。不外很快政策就调解了,6月26日中午昆山发布了新的通告,非中高风险地区返来交通卡口不再查验了,根本和疫情前一样了。
履历过阻隔,我身边的人大多照旧不太会思量住到上海。对我而言,在花桥的生活还要自由得多。虽然现在我照旧一个人,但解封后返来打开房门照旧会有抵家的感觉。我之前在阳台上种了一株兰花,三个多月归去看它依然还在世,感觉还挺惊喜的。
因为之前几位一起拼车的人在休假大概有工作上的调解,我又开始在滴滴上找人拼车了,有的客人上班开始随身带一些贴身的衣物和洗漱用品了,似乎带了总会心安一些,听说另有的开始在工位上囤吃的了。我以为,这大概都是一些“后遗症”吧,面临的不确定性变多了。另有那位在陪妻子孩子的年老,应该算是人们眼中的乐成人士了吧,有房有车、儿女双全,还刚提升为三胎爸爸,年薪也有五六十万吧。跟他谈天的时候,他说之前因为有了三胎还想继续努力去奋斗,但现在平常心了许多,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陪伴家人。
“人的保质期比豆腐还短”
冯茹,企业技能员,地铁通勤
在我心目中,长三角是蒙着一层滤镜的。因为疫情影响,毕业两年我一直在家,去年踩着应届生资格尾巴来了上海。其时的目标就是找能够提供宿舍的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国企,单元宿舍900块钱一个月。
厥后由于工作变更我搬到了嘉定。原来理想是找一居室,但去年一居室的价位都在两千二以上,高出我的预算了,所以我就找到了一个和房东阿姨合租的次卧,一个月八百。但是位置很偏僻,附近唯一的公交车站班次少,隔断时间也久。房东阿姨是很风雅讲求的上海阿姨,但我有时候大大咧咧的,所以不久就发生了一些小摩擦,没到半个月我就出来找房子了。
我原来也在嘉定安亭镇看过房,但一居室数量少、情况一般、租金却要两千多,所以我就开始关注起花桥来,可选择的多了许多。我现在的一居室租金1600左右,日常通勤坐地铁是一个多小时,已经是让我满足的、性价比很高的选择了。
我是武汉人,之前就有点囤积狂的倾向,还被妈妈骂过频频,但两年前武汉被封的时候,一家人过年就是靠我那些“不入流”的麦片、意面和螺蛳粉支撑了一段时间。也是那段履历让我有意识学习一些求生的知识,多做准备,我也开始大概知道如果一个人独居,哪些东西是你需要为了应对突发情况准备的。好比之前武汉疫情因为缺少水果蔬菜很难摄入维生素,我就出现了手脱皮的情况。这次我就冻了一些杨梅、葡萄、芒果等,欠好储存的就打结果泥冻成一小盒一小盒的。这次疫情期间我的冰箱坏了,不外没关系,我还囤了一些水果罐头。
疫情前我在家里和公司都有备一些消毒液和酒精,在公司也一直都囤了速食玉米粽子、泡面饼干肉脯之类的储备粮,可以说是“时刻准备着”。疫情期间向导还打电话给我,问我可不可以把冰箱和工位的食物分给同事们吃。由于需要保供生产,有一批一线工作的同事就留在上海公司,白天在工作区域办公,晚上就在不消的集会室、档案室支了帐篷睡觉,洗澡也是告急改造了几个卫生间装了热水器,用饭是专车配送盒饭。
一个人在家虽然自由,但还挺孤单的,被封期间我就特别想找人说话,天天去骚扰我的朋友们,最后我决定开始做视频。对于我而言,做视频更多是一个倾诉的出口,我也没有脚本,完全就是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上海复工复产后,未开放的曹安公路查抄站,摄于2022年6月12日左右。陈诉者供图。
6月初上海解封后,公司连续复工,我6月11日跟社区申请,提交了复工证明、核酸证明、上海固定住所的证明之后,就带着床具、衣物和生活用品去了公司。其时因为还没有规复正常通勤,我还跟社区签了暂时不返回的答应书,到场了同事们打地铺睡帐篷的行列。
其时垫的纸板是之前住的同事留下的,我又铺了防潮垫,然后把帐篷挪过来。第一天因为地板太硬腰疼睡欠好,第二天起来感觉身体像年久失修的生锈呆板人,想网购的垫子又不发货,我就想起用珍珠棉给自己做床垫。我借了公司的画夹和小夹子固定珍珠棉,也借来了同事们用过的枕头,反面一周就舒服了一些。因为帐篷的拉链坏了,我弄了一块纱挡蚊子,又借来了衣架晒衣服,垃圾桶就用快递箱来改造。最辛苦的照旧为了保生产留在公司的同事们,他们已经这样在帐篷里睡了三个多月了。
住了一周左右,就有了6月20号可凭“沪昆通勤证”通勤的消息。我住在兆丰路地铁站附近,平时都是在昆山坐车的,但是由于其时昆山段的三站还没有开放运营,我当天下班后就坐了11号线到了安亭站(地铁11号线上海区域内最靠近昆山的一站),操持走十几分钟抵家。四点半我从地铁出来,瞥见一路上都是要从上海回花桥的人,机动车道也被堵得密密麻麻。但因为前一天的核酸逾期了,新的核酸效果还没有出来,我不得不又回到了公司,有时候感觉人的保质期比豆腐还短。
昆山段未开放前的安亭地铁站附近。陈诉者供图。
6月21号一大早,我就去做核酸给自己续了“保质期”,下午下班后又来到地铁口,瞥见秦安路的路口上海和昆山的外卖小哥在互换两地的外卖。凭着准备好的通行证和24小时的核酸陈诉,我终于回到了家。从来没有以为回家是一件这么开心的事情,家里的床、冰箱和洗衣机都有一种陌生的感觉。26号通行政策进一步放宽,过关也不再查验通行证了,除了需要多走一段路外通行便利了许多。7月3号中午上海发布了规复6站运营的公告,11号线昆山段的3站也在其中,我又可以在离家更近的兆丰路站坐车了。
最近我的房子快到期了,也在找新的房子,包罗我在花桥租房的同事,大多照旧决定在花桥租房,主要照旧房租自制。疫情后租金涨了不少,尤其是一居室。我去年看花桥的一居室的代价大概是2000左右,现在已经直接涨到2700起了。市场上根本都是中介和二房东,很难找到房东直租的。我之前早上看中了两套房子,还没有现场看房,下午没下班就得知已经没了。疫情期间的租房需求累积,加上毕业季,市场一下子热到沸腾。现在想想睡帐篷其实也挺好的,不要房租,又不要水电,惋惜现在单元也不给睡了。
“滞留105天回昆,在高铁站我被迫原路返回。”
刘穆,采购员,高铁通勤
我是昆山人,家人孩子都在昆山,工作在上海浦东,通勤一般靠高铁或地铁。
坐地铁的话,要先叫出租去花桥站,单程需要两个多小时。高铁对我来说还快不少,我家离昆山南站近一些,从南站到上海虹桥站也只要十几分钟,下来再转地铁,坐一个多小时。
早高峰的昆山南高铁站台,摄于2022年7月8日。陈诉者供图。
因为工作要加班,天天通勤也不方便,一直在公司附近合租,通勤半个小时,三四天回家一次,周末也都在家。两城之前通行一直很顺利,最多检票口查下核酸,所以3月11日因为疫情影响公司通知居家办公,我没太担心,想着线上工作就当放一周假了。3月11日,我接洽家那边居委会和社区服务处,他们不发起归去,说归去需要隔离“7+7”。会合隔离7天还好说,但居家隔离要求单人单套,我在昆山的房子家人也在住;否则就会合隔离14天,一天350块。其时以为隔离半个月没准早解封了,花那么多钱也犯不着。现在看来,如果再给我一次时机,我其时会选择“7+7”。
回不去,我就继续留在上海出租屋里,其时天天都会接到居委会、派出所、防疫办许多电话,根本就是问我在昆山照旧在上海,再劝我好好待着不要归去。电话接多了,再打来我就说你们已经打过了,他们说那是别的的部分,我们也需要通知一下。到了三月底电话就徐徐少起来了,因为都被封了。其时说封四天,我三月底就去超市买了四五天量的食物,不想封了四天后就没有消息了,我们小区断断续续有阳性的,下楼都不让。四月上旬比力难,因为没有吃的,就会在小区群里“化缘”。家人看新闻一直都很费心我,每次视频问最多的是能不能吃上饭,吃的什么。
我们公司做半导体设备,疫情期间生产也一直没有停下来。长三角工业链是很细密相连的,我做采购,许多零部件供应商在苏州,疫情期间都不能出货。因为昆山到上海的交通被封,运货就绕远到浙江,换了车再送到上海,原来三四百一趟效果花了四五千块。
5月31号那天我们小区保安把门打开了,其时有的人真是憋坏了一开门就跑出去了,有的人照旧不太敢出门。我没管那么多,一解封就出去买东西了,买吃的,买夏天的衣服。被封的时候还在冬天,一直到5月底已经是夏天了,其时衣柜里都是大衣、羽绒服,都不能穿了。
我最关心的一直都是回家,其实四月我还申请过归去,签不再返回上海的答应书和昆山当地的吸收文件就有时机归去,但其时接洽昆山说纵然自费隔离也不吸收了;5月初想归去的时候复兴说因为大学生也要归去,没有空余的隔离房间。6月1日上海复工后,我继续天天打电话,一直到17号左右,昆山那边说有放开的希望可以试着报备一下,但还要再等等,我第一时间报备了。直到19号上午,我看到苏州18号晚上发布的新通告说低风险可以归去了,实行“7天跟踪康健监测”,期间做4次核酸就行,也不消隔离了。我赶快登记报备了信息,十点多审批通过了,我又跟居委会确认,对方说可以归去了。其时昆山南站还没有通,我就买了车票到苏州高铁站,计划出了站打个车就能回家,还跟家人说了好消息。
我中午到了苏州火车站,出站的时候工作人员问是从上海来的,就让在一边等着坐车说会给送到昆山去,凑够了十来个人就发车了,其时一车人险些都是上海来的,有的背着大包小包的,我倒没带太多东西,就穿着新衣服背着个电脑。没想到等送到了昆山就给了两个选择,一个是“7+7”隔离,一个是原路返回上海。
同车的人都开始打电话,我也打了许多,区防疫办、市防疫办、社区居委会等一个一个打,和3月给我打的时候不一样,不是复兴还没有收到通知就是没人接。家人其时已经做好饭在家等我了,看我还不到就一直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到,我就说等等没空我有事,其实是在忙着打电话。我其时甚至思量“7+7”了,但又跟工作人员进一步确认说,如果本日隔离了,就算明天政策调解不消隔离了也要继续。厥后我们大多数人都返回上海了,也有两个选择隔离的,那天晚上我归去十点多,一天也没顾上用饭。
上海虹桥站进站口,摄于2022年7月1日晚高峰。陈诉者供图。
我归去之后第二天看到19号中午昆山发布了新的上海低风险地区返昆的通告,内里说我的情况是参考前一天苏州的公告。但有了这次履历,我不敢轻易归去,照旧继续跟社区报备申请,6月21号通过了,就买了22号的火车,这次直接到了昆山南站。高铁站也是20号破晓放开,和交通卡口一样。我带着社区的报备,也以防万一申请了通勤证,出了站坐上出租,才跟家人打电话说要返来了。好久不见自然很开心,亲人还看着我说胖了一些。
这次疫情之后不排除有人有能力置换到上海,但更多人包罗我自己大概都还会继续在花桥,主要上海房子太贵了,哪怕卖了花桥的也就是个首付,再背上新房贷真的没太大须要。我现在还在上海租房,区别就是会多准备点衣服吧,然后在屋子里备了一箱方便面,我以为准备应该可以了。
(文中余木山、冯茹、刘穆均为化名)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oney | 2022-7-13 09: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封路的铁栏网是又高又大,比国境线还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ffycxyw2274436 | 2022-7-13 09: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在想,上海到昆明坐地铁得多久啊[笑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48 | 2022-7-13 09: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推荐年轻人住苏州,高铁上海上班一个爽字了得,现在再也不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音乐之家1 | 2022-7-13 09: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以为是上海到昆明呢[尬笑][擦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幸福341 | 2022-7-13 09: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麻烦程度都赶上出国了。[捂脸][捂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放心你带套猛 | 2022-7-13 09: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沪昆地铁?这名字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音乐之家1 | 2022-7-13 09: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抱你们,辛苦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白刃玄衣及 | 2022-7-13 09: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钱人啊,还生三胎[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海田1 | 2022-7-13 09: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保质期还不如豆腐[酷拽][酷拽][酷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