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老两口杀死儿子埋在院内,一年后事发,全村500人证其无罪

[复制链接]
查看121 | 回复20 | 2022-8-1 08:55: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影中纪实
编辑 | 影中纪实
«——【·前言·】——»
2015年,家住安徽的老两口,因忍受不了儿子恒久的无端欺辱,最终痛下杀手,并将其埋于院内,直到一年之后才东窗事发。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他们居住的村落里有500多人自发联名上书,并表现愿意出庭为老两口澄清,证明其行为无罪。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法院又该如何决断?

<hr>«——【·案发现场·】——»
2015年2月2日,安徽濉[suī]溪县临涣镇公安局接到了报案电话,有人匿名举报说村落里发生了一件“陈年命案”。
举报者猜疑,受害人是同村的一名失踪男子,因为近一年的时间里,其父母对于该男子到底去哪了始终是“一问三不知”。
这种情况简直是相当反常!所以警方不敢怠慢!
接到电话之后,局长牵头召开集会举行案情分析,随即变更警力于3日破晓告急聚集、出发,并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赶到了指定位置。
目的地是一处由红砖水泥搭建起来的浅易平房,四下无邻、杂草丛生,院内空空荡荡,看上去已经恒久无人居住了。
案发现场
这样一处寂静的陋室,似乎很难让人将它同命案接洽到一起。但是警方颠末勘探后,还真的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在小院的西南角,有一片土地显现出了凹陷的陈迹,整体呈长方形,且土质松软,不如周边的夯实,明显是后填上去的土。
大抵看上去,这片区域的长度和宽度刚好能够容纳一个成年人的身体。
警方随即围绕着凹痕开始挖掘,几铲子下去,一个惊天大案也就此浮出水面……
如预想中的一样,这块土地挖起来不算费劲,铁锨可以将整个头都埋进去,轻松将土掀开。
但是挖到一米多深的时候,突然挖不动了!
根据警方的回想,那种挖不动的感觉不是碰到坚固物体的清脆,也不是由于土地的密实,而是软软的,黏黏的,有弹性……
他们赶紧停止了大力大肆挖掘,开始小心翼翼地层层清除,直到一面将近糟了的芦苇席映入眼帘,现场的气氛也开始告急起来。
埋尸处
肉眼可见的是,芦苇席是包裹在一床破棉被上的,由于一直深埋在地下,棉被整体颜色已经和泥土无异,但是一片片黑褐色的图案仍清晰可见。
接着,警方继续松动芦苇席周围的泥土,这个过程中有阵阵恶臭扑面而来……
比及将芦苇席抬至地面的时候,已经根本可以确定这是一具尸体,在场的众人也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比及破棉被打开的那一刻,他们照旧无一破例地震惊了。
由于在地下埋藏的时间过久,尸体高度腐烂,白骨已经暴露。而尸液渗到破棉被上,产生了一定的粘连……
而根据死者的衣着、身高、体型推测,这是一名中壮年男性,符合举报人所说的受害人特征。
警方立即封锁了现场,对死者的身份和院落的主人展开了观察。
那么,死者是不是那名失踪的男子?凶手和院落主人之间,又会有什么关系呢?
死者(已做模糊处置惩罚)
<hr>«——【·凶手出现·】——»
为了尽快观察失事情的真相,警方决定兵分两路,同时对院落的主人和失踪男子的家人举行观察。
但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处院落的主人就是失踪男子的父母!他们就是姬长增和高兰英,已经69岁了。
而且更为巧合的是,姬长增夫妇一年前刚从案发所在搬出去,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三儿子姬广平就没有再露过面。
综上所说,警方认为这两位老人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警方回想
但另有一点需要思量,那就是停止到警方加入观察时,这两名老人都已经69岁了,且身体状况堪忧。
抛开他们主观上是否能够对儿子痛下杀手不说,客观看来他们也是年老力衰、杀人能力存疑。
而且,二人从案发所在搬出去后,既没有远走也没有将院落变卖,而是就住在旁边的村落里,一年以来也没人猜疑过他们,这一点又不太符合犯罪嫌疑人的特征。
换言之,凶手也有大概是和他们关系密切的其他人,比如他们的其他几名子女。
在这种情况下,当务之急就是确定死者到底是不是姬广平。
所以,警方便拿着两位老人的血样,和死者的尸体一起举行检测,看他们之间是否具有一些其他的接洽。
效果再次令人震惊,DNA查验上诉局证明,死者就是姬长增夫妇一年前失踪的三儿子,姬广平!

一瞬间,需要被证明的四个身份毗连上了三个,也就是说,唯一需要揪出来的,只剩下了凶手的身份。
前文我们提到过,姬长增和高兰英都年事已高,而且身体状况堪忧。
据此,警方担心他们如果还不知道儿子丧生的消息,难免会遭受不了打击,所以便先和他们的宗子姬广峰,次子姬东以及女儿姬红取得了接洽,分别相识情况。
其中,姬广峰和姬东都正值壮年,具有杀人的能力。
但是姬广平遇害那段时间,姬广峰刚忙完秋收,之后便和同村的人一起外出务工了,有富足的人证物证。
而姬东则是一直都在大连打工,工地的老板和同庄工友们都可以作证。
警方回想
相对来说,姬红能够杀死姬广平的大概性不大,而且她也有充实的不在场证明。
也就是说,姬家三兄妹经证实都与姬广平的死没有关系,警方只能传唤姬长增和高兰英举行问话。
没想到,案件的希望再一次超出了警方的预料,两位老人对自己杀害儿子的事情供认不讳……
都说虎毒不食子,两位近7旬的老人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儿子痛下杀手?
受害人母亲回想
<hr>«——【·恶贯满盈·】——»
“刚开始老头子没能打死他,我又把他勒死了。”
说出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受害人姬广平的亲生母亲,高兰英。
那么,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儿子呢?这还得从姬广平这个人说起。
原来,姬广平是本地污名昭著的恶霸,在村里永远都是横行霸道,就这么说吧:
他要是走到谁家闻见做的饭香,就得冲进去吃两口,边吃还得边让你给他倒酒,如果不顺着他的意思来,他就会搅得一家人鸡飞狗跳。
平日里他就游手好闲地在村落里转,连买烟的钱,都是从留守老人那抢来的。
有时候村里的年轻人看不已往了,和他发生争执,姬广平不由分说是上去就是打,打得过就朝死里打,打不外就先逃跑、再偷袭,大概半夜砸玻璃。
如果想让他收手也好办,那就是让他讹你的钱。
村民回想
总之他就像是一块儿狗皮膏药一样,只要贴上,就别想轻易撕下来。
所以村落里的人提起姬广平的时候,都愤愤不平,却又不得不避而远之。
而相比于村民们还能避而远之,作为父母的姬长增和高兰英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从姬广平刚开始懂事起,这两夫妇就一直在给他收拾烂摊子。
上学的时候他欠好勤学习,打斗、辱骂老师、破坏公共物品等,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永远都在破坏的路上。
为此,姬长增没少往学校跑,但最终照旧没能改变姬广平被劝退的效果。
退学回家之后,姬广平就成了村落里的“街溜子”,一边在家混吃等死,一边在外边偷鸡摸狗。
村里边的老人一来是看他照旧个孩子,二来也是是在以为姬长增两口子可怜,一直都没有和姬广平盘算,谁知道换来的却是他变本加厉的作恶。
受害人母亲回想
比及姬广平长成一个青年的时候,高兰英劝他出去找份工作,好好做人。
姬广平对此不屑一顾,反而问道:
“妈,你说说你咋生的我?咋办我生得这么俊呢?我都不是那干活的人啊。”
“再说了,你生了我,不就得养我吗?我干啥活?”
高兰英还想再说什么,姬广平就已经不肯意了,开始推推搡搡的,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混不吝,竟然还娶上了媳妇儿,村里人知道后都议论纷纷,猜他们过不了几天就得仳离。
没想到,这话还一语成谶了。
仅8个月,姬广平的媳妇儿就因为受不了折磨跑了……
离过婚之后,姬广平便将全部的精神都用在了折磨父母的身上,追念起那段日子,高兰英直言生不如此。
那么,姬广平都对父母做过些什么呢?
受害人父亲
<hr>«——【·忍辱负重·】——»
姬广平仳离后,吵架父母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对此意见很大。
但是,姬广峰和姬东常年在外打工的,舟车劳累赶返来之后,姬广平要否则就是躲着不见,要否则就是手持武器要来拼命。
而姬红就更无奈了,她自己打不外姬广平,如果敢带着老公回家,姬广平能找到她的家中直接对其公婆下手。
频频事后,老两口连电话都不敢给孩子们打了。
除此之外,姬广平还把把父母连人带行李扔出了家门,将房子据为己有。
村委会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暂时把两位老人安排到了一间老房子里(案发现场),暂时先避一避。
没想到姬广平直接跑到村委会向导家中,质问是谁出的头,并威胁他们少管闲事。

厥后,姬广峰、姬东、姬红三个人出资,给父母盖了三间小屋,也就是案发所在,让两个老人彻底搬了出来。
但姬广平照旧不肯放过老两口,时常登门蹭吃蹭喝,顺便拳打脚踢。
时间来到2013年6月,姬广平无事生非,竟然砸断了母亲的腿。
最怒不可遏的是,他还阻止母亲去就医,甚至不绝地拖拽那条断腿,疼得高兰英连哭带喊,也无济于事。
村民们见状,纷纷出来打行侠仗义,但姬长增知道儿子的品德,不想给人添贫苦,把他们劝走了。
当天还下着雨,姬广平自己坐在避雨处看着老两口,就让他们淋着,愣是闹了一整夜,最后才回家睡觉。
姬长增趁这个时机偷偷送老伴去医院,没想到姬广平又杀了个回马枪,他也跟到了医院……
受害人母亲回想
然后姬广平就开始接洽所有认识父母的人,包罗他的兄弟姐妹们,把母亲断腿的事情散不出去,要他们前来探望。
然后,所有人提来的所有东西都被姬广平卷走了,他的目的也就到达了。
也就是在这件事情之后,老两口逐渐发现,自己这个孩子是已经没救了。
2013年10月24日,也就是案发当天,姬广平再次无缘无故的殴打父母,这让姬长增的忍耐到达了极限,他对老伴说:
“再这样下去咱俩一个都别想活,早晚都要被他折腾死。”
高兰英一听就明白了老伴的意思,她心里又何尝不是恨的咬牙切齿,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她的亲生儿子,所以照旧有点犹豫。
相比之下,姬长增的态度就比力果断了,他不想看着自己的老伴被逆子折磨死,所以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撤除这个祸患。
那么,姬长增年老力衰的,是如何实施的杀害行为呢?
法院又会如何判断他的过与失?
办案民警回想
<hr>«——【·动手杀人·】——»
准备动手前,姬长增还担心自己万一没能乐成,老伴再被逆子二次伤害,于是便提前把高兰英支了出去。
之后他就拿着一个铁钩子,走进了曾广平睡觉的房间,趁其不备,猛地砸了下去。
铁钩子直接插在了姬广平的头上,他瞬间发出了尖叫,便开始在床上挣扎了起来。
姬长增见状有些畏惧,便退出去关上了门。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才再度返回屋内。
这个时候他瞥见姬广平并没有死,而是坐在床上喘着粗气,铁钩子已经掉在了地上,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服和被子。
姬长增见状赶紧把铁钩子拉了出来,又跑到门外拿了个锄头,对着姬广平的头上一顿猛砸,直到其躺在了床上,才再度退了出来。
这个时候高兰英也已经返来了,姬长增没敢让她进门,老两口就这样在门外呆了一整夜,直到天亮才再次回到屋内。
受害人母亲回想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发现姬广平还没有死!
于是老两口便勠力同心,一起用麻绳从身后将其狠狠勒住,直至没有了呼吸……
做完这一切之后,二人畏惧被人发现,便就近将姬广平赶紧埋在了院内。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姬广平在村落里消失了。但由于其一贯作恶多端,竟然没有一个人干涉这件,他们甚至还感到挺高兴的,村落里也规复了宁静。
在这种情况下,姬长增夫妇则是更加不会主动提起关于姬广平的事情。
所以一直到尸体被警方挖出,各人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死了。
2015年6月,安徽省濉溪县人民查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名,向濉溪县人民法院提起了针对姬长增和高兰英的公诉。
在获知姬长增和高兰英夫妇被起诉后,夫妇二人所在乡村的553名村名在联名信上签字,希望法院能够根据过往事实,判定两位老人无罪。
村民联名
他们认为,姬广平在村落里为非作歹,伤害了大多数人的长处,而姬长增和高兰英的行为是属于大义灭亲,是为人民除害。
2015年7月,向濉溪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首先,法院酌情思量了村民们的联名信,以及姬广平的日常行为,并将这部分作为量刑的依据。
但是,从法律的角度上来看,任何人没有颠末法律水平,都是无权实行私刑的。
最终,法院思量到姬长增夫妇属于“义愤杀人”,情节较轻,且在交接事实颠末的时候非常配合,最终于2015年9月8日做出判决:
被告人姬长增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高兰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执行。
判决之后,二人均为提出上诉,这件事情也就此竣事。
受害人父母
<hr>«——【·结语·】——»
古人云:“宠子未有不骄,骄子未有不败。”
姬广平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好逸恶劳、性格暴戾,显然与早期的宠溺有关。
未成年的时候,他便恃宠而骄,无所畏惧。比及成年之后,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代价观已然固定。再想束缚住他,就已经很困难了。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从这件事情上可以非常好的佐证这句话。
不外,从村民的口中我们不难得知,两位老人一向诚实天职,非常善良,这样的效果也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但即便他们是给予了姬广平生命的人,即便他们恒久遭受屈辱,也不代表他们可以通过“私行”掩护自己。
也许,早一点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这故事大概就是别的一个效果了,虽然依不一定会是如通话般优美的了局,但起码也会比这样的要公道许多。
对于我们来说,年迈父母打死成年儿是一出悲剧,也是一种警觉。
希望广各人长能看到溺爱之害,遇到问题之后可以清醒的通过法律途径来办理。
对此你怎么看?接待你留下自己的见解。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阿豆学长长ov | 2022-8-1 09: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村民签字看起来都是一个人的字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六月清晨搅 | 2022-8-1 09: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民除害 理应轻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知足常乐77 | 2022-8-1 09: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掌舵的鱼1987 | 2022-8-1 09: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判决生效后,二人均未提出上诉,不是均为提出上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向往草原403 | 2022-8-1 09: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惯的,我家族里也有个这样的人,有点神经,懒加无赖,祸害四邻,哥哥耳朵都咬掉了,就这样这位大他十岁的老大哥哥还把这个老小弟弟养到了五十多岁,最后这位哥哥年纪大了照顾不了了,靠着国家政策和其他兄弟给送到了养老院!这位哥哥也就是我外公才能享受几年晚年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知足常乐77 | 2022-8-1 09: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两口是在为民除害,象这样的禍害活在世上也是害人,老两口无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是的十八簿 | 2022-8-1 09: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见过鬼心里到现在都有阴影…搞不懂那些杀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 2022-8-1 09: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早解决了!二老就不忍辱负重那么多年了!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提供各种插件教程资源就来stray仓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胡胡胡美丽_ss | 2022-8-1 09: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父母[流泪][流泪][流泪],无语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