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养老招上门女婿,老时女儿女婿却不闻不问,父母将女儿告上法院

[复制链接]
查看154 | 回复20 | 2022-8-17 09: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旬老人郭世友很早前便制定了养老操持,为了能够安度晚年,他和妻子一致认为不能把大女儿外嫁出去,只能招上门女婿,等他们老的时候,就由上门女婿和大女儿来尽赡养义务。
然而,郭世友怎么都不会推测,上门女婿虽然招了,但等他和妻子老的时候,大女儿以及女婿却对他们不闻不问,根本没有尽到赡养他们的义务。
有时,郭世友拉下脸皮问大女儿要个几百块,大女儿都会直接拒绝。
大女儿以及女婿的所作所为让老两口感到十分的寒心,就这样,郭世友和妻子索性不再顾及什么家庭颜面,直接将大女儿告上了法庭,与大女儿对簿公堂!
那么,法院该如何判?别的,大女儿以及女婿为何会不肯意给父母赡养费,这背后又藏着怎样的故事?

为养老,招上门女婿

郭世友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传统观念意识非常强,他的家里一共有两个孩子:大女儿郭晓惠、小女儿郭晓云。
在郭世友看来,女儿一旦外嫁就不是本家人了,所以外嫁的女儿不需要负担赡养义务,抱着这样的想法,郭世友在很早之前便开始为自己的后半生计划了。
他和妻子协商事后,一致认为要把大女儿留在本家,不能让大女儿外嫁,最理想的状态是给大女儿找一个可靠的上门女婿,这样,便可让大女儿与上门女婿来照顾晚年的他们,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

就这样,1999年,在他人的先容下,郭晓惠认识了附近村的吕成油,并和他谈起了爱情,于两年后结了婚。
固然,完婚的前提是,吕成油是作为郭家的上门女婿,要为郭家两老养老送终。
完婚前,吕成油信誓旦旦的包管会担起家庭的重任,照顾好郭晓惠与老两口的,然而,奈何人心易变,在真正结了婚分了家之后,吕成油却违背了当初的答应,和妻子郭晓惠一起对老两口不闻不问。
就连老两口生病需要费钱,都不肯意出一分钱。

其实,刚开始无论是吕成油照旧郭晓惠,和父母相处得都还挺好的,但这平静的生活却在郭晓惠完婚生病后冲破了。
完婚不久后,郭晓惠生了一场大病,吕成油的家景并不富裕,为了给妻子治病,他借了不少外债。
在外人看来,吕成油是郭家的上门女婿,他欠下的这笔外债郭家是要帮着还的,所以,那些讨债的人除了找吕成油要钱外,还会找郭世友要钱。
这让郭世友感到非常不平衡,大多数的钱都是他来还的,而他的女婿和大女儿却整日赖在家里,根本就不出去工作。

因为这件事,郭世友没少和大女儿与女婿争吵。
为了彻底摆平这件事,郭世友分给了大女儿和女婿两个屋子,彻底与大女儿和女婿分家,并规定欠下的外债一家还一半,以后各过各的日子,互不打搅。
分家便意味着郭晓惠和吕成油该经济独立了,在分家竣事后,夫妻俩为了生计,纷纷出去打工,只把孩子留在家里给老人照看。
徐徐地,赚到钱有了存款的夫妻俩,逐步的把外债还钱了,并在老房子反面新修了一个房子,自此以后便搬到了新房子居住。

父母将女儿告上法院

时间来到2009年,这年9月28日,郭家的小女儿出嫁了,小女儿的出嫁后,郭家只剩下了大女儿和女婿,郭世友以为是时候和大女儿和女婿商议未来的养老问题,于是,郭世友找来了村民小组的人,并在村民小组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商议出了一个养老协议
协议规定:
由女婿吕成油、大女儿郭晓惠为父母养老送终,百年以后一切遗产由吕成油、郭晓惠继承。
在这几年之内有一份田地由郭世友耕种,另一份由吕成油耕种,但每年要交400斤稻谷。
郭世友、陈朝芳生病,小病一般由本人负责,重病双方协商办理。
山林郭世友夫妇不能卖他人,郭世友可自由使用。
双方协议共同生活时,两个老人的生活费则由吕成油负责。

商议出以上的协议内容后,郭世友和女婿吕成油、大女儿郭晓惠平静地签下了协议,没有丝毫的争执,可见,两家人对于协议的内容都是比力满足的。
不外,既然已经拟定了协议,两家人也都担当了协议内容,那厥后为何会发生父母到法院起诉大女儿、女婿不为其养老的事情呢?
说起这个问题,就不得不提大女儿郭晓惠的一个“心结”
签订这个养老协议后的几年里,大女儿和女婿每年都会交付400斤稻谷,直至2018年时才停止交付,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是孩子长大了,供养孩子读书需要更多的钱,家庭负担重;二是大女儿以为父母偏心,总偏爱妹妹,对她根本就不关心。

在2009年签订养老协议后,郭晓惠为了供养孩子读书,便外出打工了,于是家中便只剩下了吕成油,不外吕成油也不总是闲着,他在照看孩子的同时也会打一些零工。
郭晓惠大概是因为恒久在外打工,只有春节假期才气回家,所以便和父母的关系淡了。
与郭晓惠相反的是,她的妹妹郭晓云反而和父母的关系更亲密了,每当节沐日的时候,郭晓云便会带着一些礼品去探望父母。
在老两口看来,明明是大女儿郭晓惠的家离他们更近,但大女儿和他们的感情却疏远了,有时,大女儿在串门时都没个好表情,这让老两口感到很伤心。
在大女儿郭晓惠看来,父母总是和妹妹亲近,她去探望父母时,父母总是对她不闻不问,这让她和父母根本说不上几句话,很明显,父母就是在偏私妹妹。

于是,老两口与大女儿便因这样的问题而产生了抵牾。
父母只跟妹妹亲,却对她漠不关心,大女儿郭晓惠越想越委屈,委屈与生气之下,郭晓惠片面停止推行养老协议,不再每年向父母交付400斤稻谷,就连春节返来后也不往家里跑了。
2018年,充公到大女儿本该交的400斤稻谷的郭世友,以为很失望。
他怎么都没想到,大女儿和女婿会做得这么绝,养老协议明明签过了,他们竟如此没有信用,说不推行就不推行了。
然而,这还不是让郭世友感到最伤心的事,他最伤心的事是,他问大女儿要赡养费的时候,大女儿居然想都不想便拒绝了。

以前,郭世友还能在工地上打打工赚赚钱,一年能赚个两万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成了工地上不能担当的超龄老人,失去了打工的时机,没了这份多余的收入。
郭世友的老伴患有高血压、冠心病,每年光吃药都要花一大笔钱,光靠种地铁定是不可的,于是郭世友便想着问大女儿要点赡养费。
其时,郭世友对大女儿说:“我超龄了,不能去工作,你补贴点给我和你妈,好歹让我们能正常生活下去......”
大女儿:“你这些年外出打工赚了不少钱,你的那些钱呢?反正我的日子过得很窘迫,你问我要,我没钱。”

大女儿不包容面的拒绝了父亲。
大女儿和女婿认为父母这些年铁定存了不少钱,如果父母真的没钱,那就是把钱借给了别人,其中,父母最有大概给的人便是妹妹。
近些年来,妹妹的孩子生病花了好几万,公公也生病动了手术,妹妹和妹夫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钱,能支撑得起这么大开销,这让身为姐姐的她十分猜疑,猜疑父母是不是在私下里给妹妹钱了。
这便是大女儿藏在心中的一个“心结”:她以为父母偏心,在私下里瞒着自己给妹妹塞钱,却对她不闻不问。
但实际上,父母根本没有私下给妹妹钱,妹妹给家人看病用的钱,大多数都是外借的。
因为这样的误会,大女儿郭晓惠直接拒绝了给父母索要赡养费的请求。
厥后,村委会也出头调解过频频,但都未能说服郭晓惠。

时间来到2019年夏天,这个夏天发生的一件事更激化了大女儿和父母的抵牾。
这年夏天,一场特大暴雨将郭世友家的老房子给冲塌了,无奈之下,老两口只得搬到仓房住,开始重新建房子。
曾拟定的养老协议中有规定:百年后房子归大女儿、女婿所有。
根据这个规定,老两口便想让大女儿出点钱,毕竟盖的新房早晚都是大女儿的。
“家里要重盖房子,你出点钱呗。”
“是你们住,又不是我们住,凭啥我要出钱?”
大女儿没有听父母的表明,直接拒绝。
大女儿一家,既不给他们生活费,也不给建房子的钱,这让父母彻底对大女儿与女婿失望了,之后,两家人的关系越走越远,有时路上碰了面连招呼都不打了。

2019年底,大女儿一家依旧未推行养老协议里的内容,给老两口400斤稻谷。
大女儿的母亲对此非常生气:“你不供我,财产什么的,我就没给你的份,房子你占我的,拆我的,占我地基,那么你这些归还我就行了,不管三万、五万,你修房子我拿猪抵给你,我卖1800元一头......”
大女儿的父亲诉苦:“2018、2019年粮食都没给,这上门女婿和女儿,有何用啊!”
气愤之下,老两口最终不再选择期待与忍耐,于2020年1月,将大女儿告上法庭。
诉讼请求如下:
依法判决被告从2019年1月起每月支付两原告生活费1200元,医疗费按医院费用清单支付。
判决被告每年支付原告稻谷800公斤。

父母再次将女儿告上法院

法院在收到郭世友和他妻子的诉讼请求后,立即派调解员上门拜访,以调解为主,妥善处理处罚这起民事养老纠纷。
调解员上门后,郭世友伤心地说,小女儿外嫁给了他人,没有赡养义务,他没指望让小女儿养老,就指望着上门女婿和大女儿了,2009年,他思量到养老问题,与大女儿和女婿签订了养老协议,谁知到了晚年他不工作时,大女儿和女婿却片面终止了推行协议内容,不光如此,还拒绝给父母生活费以及医药费。
相识完郭世友一家的情况后,调解员又去了郭晓惠的家里。

由于郭晓惠去了广州打工,所以家中只剩下了吕成油。
颠末一番谈判,调解员最终和吕成油谈妥,吕成油答应每月支付赡养费和医药费,其中,大女儿负担三分之二,小女儿负担三分之一,医药费实际产生多少就是多少,赡养费每年大女儿给2400元,小女儿给1200元。
对于这件事,小女儿郭晓云知道后没有丝毫的反对,表现愿意给钱。
之后调解员为郭世友他们又重新拟定了养老协议,让他们签了字,而收到钱的郭世友,也主动撤了诉,使家庭抵牾顺利办理。

不外,让法院工作人员万万没想到的是,2021年1月,郭世友却再次将两个女儿告上了法庭。
原来,大女儿郭晓惠以调解不在场为由,拒绝每月支付200元生活费,而郭世友之所以把小女儿也告上了法庭,就是为了防止大女儿说事,说针对她。
就这样,郭家几人来到了法院里,而法官为相识决好这件事,在开庭后不久便把他们带到了调解室。


在法官的主持下,双方各抒己见,将这些年的抵牾全部坦露了出来,最终,大女儿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与父母告竣协议:
自2021年2月起,被告郭晓惠于每月10日前支付原告郭世友(父亲)、陈朝芳(母亲)赡养费300元,原告郭世友、陈朝芳产生的医药费,在医保报销后,凭实际支出票据由被告郭晓惠和郭晓云各负担一半。
故事讲到这里便竣事了,希望各人都能明白,赡养父母是我们每个子女应尽的义务,我们不应以各种来由逃避推行义务,和父母有了心结后,要坐下来把话说清楚,正所谓家和万事兴。

来源:www.strayck.com
WPS3D,请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唰唰冷呵映 | 2022-8-17 09: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招什么养老女婿?没有儿子,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放心你带套猛 | 2022-8-17 09: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赡养父母是个子一个子女应尽的义务。这家的女儿太不孝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戏做顿 | 2022-8-17 09: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上门女婿就是一个白眼狼,当初招女婿就是一个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ney | 2022-8-17 09: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的责任还是要承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王俊杰2017 | 2022-8-17 09: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败啊,亲生的还需要签个协议来养老,侣成油看来也是油得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唰唰冷呵映 | 2022-8-17 09: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婿和儿媳没有义务赡养老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计划你大爷计j | 2022-8-17 09: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养老招上门女婿,老时女儿女婿不闻不问,父母将女儿告上法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68 | 2022-8-17 09: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滴水之恩应将涌泉相报,结果女儿女婿却恩将仇报要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胡胡胡美丽_ss | 2022-8-17 09: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说生女儿好没仇恨吗,其实都是人,大把的矛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