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河南农村夫妻床底搜出8千万现金,村民才得知夫妻真面貌

[复制链接]
查看251 | 回复0 | 2022-10-5 08: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什么夫妻两人坐拥8千万,却不敢贪图享乐?
为什么夫妻两人会把8千万现金藏在床底下呢?

普普通通的夫妻两人难道背后尚有身份?
01隐藏起来的8千万现金

“滴滴……滴”
平静的小山村传来警笛的声音,有四五辆警车从村门口向村内开进去,警车停在了村民李五只的家里,村里不忙农活的群众都赶来好信围观。
这名住民叫李五只,平时和妻子崔艳云一起住在这个平房里,两个人都是70后,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对中年夫妻。

民警们麻利地从警车上下来,直奔屋子内里,此时的妻子崔艳云还在小破木桌上吃着剩了很久的大米饭和野菜小咸菜,怎么看这个朴素的女人也不会犯罪呀?
但是看崔艳云的心情带着一点小张皇,但似乎都在情理之中,有两个民警控制住了崔艳云,给她戴上了冰冷的手铐,其余的民警则在屋内四处搜寻着。
周围的村民都开始议论了起来,因为在村民的眼里,这对夫妻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完全不大概做出任何犯罪的事情。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在场的村民们目瞪口呆,只见几名民警搬开了东屋的一个破木板床,将上面残破的木板床打开

在床内里有好几箱的纸盒子,箱子整整齐齐地码在了床内里,如果不打开床板肯定看不出内里有纸盒子。
紧接着民警将所有的纸盒子都打开,发现内里都是百元大钞,民警当场估算了一下现场的百元大钞,所有的现金大概加起来一共是8千万。
在破旧的木板床下一共搜出了8千万的现金,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是完全不大概发生的事情,那这笔钱财又是怎么来到这小破木板床下的呢?又是怎么来到这对夫妻手中的?

围观的村民看到这里追念着夫妻两人,村民们说李五只和崔艳云这对夫妻怎么看也不会像拥有这么多钱的人,这对夫妻平日里本天职分,生活也不是很富裕。
李五只和崔艳云不光要养育一儿一女,还要养一对年迈的父母,所以两个人的工资要养育一家六口生活难免有些窘迫, 就连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家人也吃不上一桌子的好菜,夫妻两人更是一年也买不上一件新衣服,一双新鞋子。
就是这样的普通家庭怎么会拥有8千万?就在村民们感到不解的时候,民警们又从房屋的库房里找到了一些麻袋装着的东西。

这一堆麻袋上面另有附着的白色粉末,难不成民警把人家过日子吃的白面拎出来了?固然不是,这些白色粉末就是他们挣钱的泉源。
除了家里的这8千万现金,民警们还在夫妻两人的账户上发现了高达两千多万的存款,不光如此,在夫妻名下另有房产,股票和基金。
夫妻两人购买了几处毛坯房,用来存放自己的现金,因为一大笔钱,他们不敢直接存入银行,这样的做法太过于引人注目。
夫妻两人每过一段时间还会把自己的现金举行转移,这些现金都用袋子大概纸盒套住,而且袋子和纸盒也都是破烂不堪,让人怎么猜也猜不到,内里都是百元大钞。

不光如此李五只和崔艳云畏惧自己这么多钱会被外人察觉,所以他们纵然拥有这么多钱,也不敢随意地花出去,更不敢穿金戴银。
所以只敢买一些股票、基金、黄金、房产这些不容易被其他人发现的东西,夫妻两人还用其他人的名义举行购买。
夫妻两人这么有钱了,但是在他们饭桌上还看不到大鱼大肉,也看不到他们买新衣服。
明明床下有8千万,却过得像负债一般的日子,甚至有些时候夫妻二人还需要装穷,偶尔管街坊邻人借一点钱花,营造他们很贫穷的假象。

夫妻二人拥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敢轻易花呢?那是因为这一大笔钱财是不义之财,更是一笔昧着本心赚来的钱财。
而这一大笔钱就是靠那些白色粉末赚来的,夫妻二人同时靠这些白色粉末断送了自己的后半生。
02走捷径,误入歧途

原来李五只和崔艳云夫妻二人就是平平常常的务农人家,但是夫妻二人靠务农的钱养不活一家六口,所以夫妻两人只好去县城里打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夫妻二人勤勤恳恳,不怕辛苦劳作,但是由于夫妻二人刚进城里找不到符合的工作,只能在工厂上先上着班。
这样辛苦工作一段时间,夫妻两人发现这样的话也赚不到许多钱,而且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也没有人管。
李五只是一个比力能说会道的人,他经朋友先容换了一份销售的工作,主要是销售药品的工作,销售的工作比工地要轻松许多,而且挣的也比原来多了。
夫妻二人又商量李五只继承在城里工作,妻子崔艳云回家照顾老人和孩子,再忙忙农活,这样虽然挣得少一点儿,但是至少能照顾老人和孩子。

起初这样的生活维持得很好,一家六口的生活还和往常一样,但是眼看着两个孩子需要上学了,而且家里的父母年岁也大。
面临孩子的上学钱和老人的吃药钱,也开始让李五只犯了难。
李五只更加努力地工作,别人跑五个地方推销,他就跑十个地方推销,推销的地方多了,认识的人也多了,有一天有个买家突然找他想买叫一种叫甲卡西酮的药品。
常年打仗药品的李五只知道这是一种精力类的药品,是不允许被销售和交易的,只能通过医院大概正规途径才华使用,所以正直的李五只婉言拒绝了这位买家。

但是这位买家的一句话却让李五只心动了,也是因为这句话让夫妻两人误入歧途,走上了犯法的不归门路。
“您常年打仗这些药品,肯定知道一些途径吧,您看您能帮我搞到一些吗?我这边会给您提供费用,我这边大量需要,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恒久相助呀。”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李五只心动了,而且这位买家给他的钱财比他努力推销一个月挣的钱还要多,这个时候的李五只就有点猪油蒙心了。
虽然李五只心里知道这种甲卡西酮属于违禁药品,在市面上俗称“丧尸药”,是一种极其让人上瘾,属于控制精力类的药物,而且吸食过量之后还会导致死亡。

李五只一边想着甲卡西酮的危害性,一边想无尽的产业,面临那样一大笔钱,想不动心也是不大概的,于是李五只好开始四处寻找这个药购买途径。
但是由于这个药属于违禁药,一时间也找不到购买途径,李五只回家和妻子说了这件事情,筹划让妻子也参加这个行列,起初的妻子百般拒绝,但是面临无尽的产业也徐徐心动。
然后夫妻两人就开始四处寻找这个药品的途径,如果他们能找到稳定而且低价的货源,然后再卖出去,赚取差价这将会是一笔不小的产业收入。

这样走捷径,夫妻二人确实可以赚到钱,但是夫妻二人却永远没有转头的余地了。
由于甲卡西酮属于被管制药品,不可以直接举行购买和交易,但是熟知药品的李五只知道这种药品的内部身分,在工厂上也有大量的使用,在工厂上这种学名叫做MAK。
虽然这种物质可以用作化工,但是国内生产的地方照旧很少,夫妻二人百般寻找,终于在天津一家工厂找到了这种原料。
夫妻二人大量的买入,然后又加一点适口性的粉末使得彻底酿成甲卡西酮,这个时候国家和市场对于购买的管控并不严格,所以夫妻两人轻易地就把这些药品运到了家里。

一心想要赚钱的夫妻二人找到了这种药品购买途径之后,他们开始对这种药品举行分装,他们不以大包装的形式卖出去,只以小包装的形式卖出去。
这样他们不光可以赚钱,而且小包装东西不易被警方找到。
他们以1公斤700元的代价买入,然后又根据行情和卖家的差别将这批毒品卖出去,他们卖的时候,1公斤可以卖到1万-2万元。
1公斤就是1万元的差价,可想而知夫妻二人得赚了多少钱,这个时候夫妻二人面临着往全国发货。
他们发现人手不敷了,所以也开始找自己身边的朋友和亲戚前来交易,拉着他们“一起”误入歧途。

由于挣到的钱许多,夫妻二人也不敢存银行,所以只能暂时放在家内里,但是这个时候的李五只还要去外面找买家,肯定没有办法管着钱,所以管钱的任务就交给了崔艳云。
卖给李五只MAk的这家厂子以为李五只的需求量太大了,也想要赚一笔,所以提高了原质料的代价,这个活动让李五只非常恼火。
恰巧这个时候的李五只有了更贪心的念想,他以为这个药品既然别人可以做得出来,那他自己也可以制作出来,更大的贪念促使李五只筹划开始自己提炼药物。
虽然李五只对于这种药品照旧相识,但是他不明白内里的药品制作和物品提纯,走南闯北的李五只固然认识不少的朋友,颠末朋友先容,他认识了一个在化工厂上班的人。

袁某虽然在化工厂上班,但是对于提炼药品只是懂个大概,一开始的袁某一点也不知道李五只让自己提炼的是这种受到管控的药品。
他虽然不会懂药品,但是他知道提炼的这种甲卡西酮的危害有多大,属于违法的毒品,他也深深知道这是一种违法犯罪的行为。
袁某也知道,他一旦做出了这样的毒品吸食之后的人会产生和丧尸相同的行为,甚至过量服用会导致出现杀人甚至自杀的情况。
李五只也看出了袁某的顾虑,所以答应只要袁某定时定量地为自己提纯,为自己制作药品,他将答应给袁某每个月高昂的工资。

就这样一个毒品加工厂就这样“诞生”了,起初几个人只是租了故乡的一个小库房,作为他们的暗中作坊,等候着自己药品制作完成的李五只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03愈演愈烈,捉拿归案

过了一段时间,李五只的买家都等着李五只发货,但是李五只这边却迟迟发不出来货。
因为袁某的药品提成根本达不到天津工厂的浓度和要求,如果将这种药品卖出去的话,大概不会有买家来买了。
这个时候的李五只心急如焚,要求袁某多次实验,一定要到达药品应有的浓度和要求。

几天事后,袁某的药剂依旧达不到标准,这可把李五只急坏了,原来想走个捷径,赚取多一点的费用,可谁想竟然不乐成。
袁某这边提出来的药剂不敷纯度,而这边的买家也着急要货,没有办法的李五只只能继承购买原天津公司的原质料。
虽然原质料的代价上涨了,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李五只“赚钱的交易”。
因为这个时候的李五只又提高了自己药品的代价,同时发展了更多吸食这种药品的人,李五只不得不雇用更多的人来举行交易和发货。

但是李五只也是留了一个心眼,他所有的发货都是秘密发货,而且都不是他本人去发货,都是用亲戚大概朋友的身份证信息发快递。
李五只还要求买家每次不能买凌驾10公斤的货品,每当有买家要求大包装药品出厂的时候李五只都会拒绝他们。
所以李五只天天都会有原质料和包装好的“白色粉末”需要搬运、邮寄,这样导致李五只需要雇佣许多人。
但是李五只却留了一个心眼,起初李五只畏惧袒露自己的灰色产业所以只敢雇佣身边的朋友和亲人。

然后也不敢告诉身边的人自己干的是什么产业,只让他们天天负责搬运和邮寄即可,但是徐徐地身边人也以为什么产业天天靠运送白色的粉末就能赚这么多钱呢?
但是由于李五只给这些人的价格比普通的搬运工要高出许多,也导致这些人愿意跟着李五只干,但是这些人和李五只一样都属于犯罪嫌疑人,因为他们知法犯法。
这些人明明知道李五只干的是灰色产业,却不报案,瞒着警方和李五只一起干灰色产业,他们贪图钱财干起了倒卖毒品的交易。
正当李五只事业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曾经资助李五只举行甲卡西酮浓度提高的袁某被逮捕归案,在袁某被抓捕归案的时候,李五只正在忙着他的毒品生意业务。

李五只丝绝不知道袁某已经逮捕了,而袁某早就将自己所知道李五只和崔艳云的罪行供出来了。
2011年3月4日,警方顺着这条线索尽力寻找李五只和崔艳云这对毒品夫妻,警方最先抓到了李五只,但是在想抓崔艳云的时候,却让警方犯了难。
因为崔艳云隐藏得很深,崔艳云在李五只被抓捕之前给李五只打电话,李五只却没有接,这个时候的崔艳云就已经意识到丈夫大概被抓了。
崔艳云但是整个团伙里掌管钱财和核心的主要人物,所以警方一定要将崔艳云抓捕归案,颠末整个专案组的不懈努力,终于在崔艳云的故乡抓捕归案。

就有了上文第一段所写,在夫妻二人居住的故乡里找到了8千万现金。
一开始被审问的崔艳云绝口不提,不认可自己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情,更不认可那8千万元是自己的,而且对于警方的询问有很抵触的行为。
逐步地继承了警方的疏导和询问,李五只和崔艳云等人认可了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而且向警方提供了自己所有款项所藏匿的所在,认可了所有自己犯下过的错误。
由于整个案件涉及的金额巨大,而且影响了全国的人,正是由于他们制造的毒品,导致全国许多人都染上了甲卡西酮,这内里另有未成年的孩子。

当民警询问到李五只和崔艳云,你们就不怕自己的孩子染上这样的毒品吗?你的一双儿女学习照旧那么好,你们知道这样毁了自己孩子的一生吗?
听到这儿的李五只和崔艳云都流下了痛恨的泪水,他们的后半生也即将在狱里度过,因为钱财而毁了无数的家庭,甚至断送了自己和儿女们的大好前程,这样真的值得吗?
拒绝毒品,远离毒品,如果身边人有制作毒品,贩卖毒品的行为应该实时报案,不要让毒品毁了自己和家人。

对于这一对倒卖毒品的夫妻,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以上图片皆泉源于网络)
参考文献

1、中国青年网:第三代毒品比力:揭秘“丧尸药”甲卡西酮
2、大河新闻网:安阳查获新中国创建以来稀有贩毒大案
3、凤凰新闻网:长治警方破获新型毒品系列大案
4、110法律咨询网:李五只掩饰、隐瞒犯罪所冒犯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