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广东传播怪病,14个村村民即将死绝,中央派专家观察心情怪异

[复制链接]
查看156 | 回复20 | 2022-10-6 09: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0年,正值新中国建立不久,广东省三水地区北部的公社,来了个长相斯文的清瘦男子。
他叫陈心陶,是一名出生于福建的学者。来这里前,他刚从美国观察返来,前脚刚踏上祖国的土地,立马就接到了一项重要任务。
陈心陶
三水地区的十四个自然村村民相继死亡,村落里的人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差点要死绝,扑灭殆尽,要说之前是因为战乱还可以明白,可新中国已经建立,走遍十四个乡村找不到一个身体康健的人,导致悲剧的根源竟是一种怪病。
想到这些无辜的百姓熬过了饥荒和战乱,却因疾病丧了生,毛主席痛心疾首。他要求本地政府一定要安排最好的专家前往事发地,无论如何也要找出怪病伸张扩散的原因,而且资助百姓重建故里。
陈心陶正是其中的领头人,当他带着助手进入村落时,发现一个个面黄肌瘦的百姓正给家人收尸,每人脸上写满了麻痹。陪同前来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样的场景天天都在频繁出现。

皮肤发黄、目光呆滞、四肢瘦如柴骨却顶着一个肿胀犹如球体的肚子,看上去十分畸形。陈心陶征得眷属同意,凑近观察一具正准备运走的遗体,发现他的嘴角至下巴处挂着几抹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样的病症陈心陶并不陌生,他在医学古籍上见过类似的情况。巧的是,在那些残留的只言片语中,也出现过两个字——三水,正是他脚下这片土地。陈心陶心情怪异,怎么汗青又重演了?

可怕的童谣

陈心陶毕业于福建协和大学,学的是生物专业。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他远渡重洋去了美国深造,攻读寄生虫专业,返国后一直致力于研究细菌与寄生虫范畴。
“陈老师,我们发现一名幸存者,他的体征似乎和别人不太一样。”观察组的同事遍寻了好几个乡村,带返来一个叫做老段的病人。
此人看上去四十出头,长得又黑又瘦,据他自己报告,身上老感觉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每顿饭吃不了太多,一天却要跑好频频茅厕。
和其他患了怪病的人差别,老段的肚子看上去很平坦。

医学古籍有纪录,约莫在清朝的光绪年间,三水这片地区每年都要发生好频频洪流,淹了农田和房舍不说,瘟疫也逐渐伸张起来,居住在这里的人刚开始会以为肝部和脾胃难受,时间长了肚子会逐步鼓起,肿如球状,而身体其他部位则日渐消瘦。
古代医者将此类瘟疫称为“大肚子病”,对于其病理成因却没有更深入的纪录。
学贯中西的陈心陶见了病患,立马就想起古籍所述之事,因此让助手去村落里看看,希望能够带回一两个病情不是那么严重的村民。
“这样的情况一连多久了?”在与老段谈天中,陈心陶相识到,自打老段成年开始外出讨生活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老段表情凄苦,惨笑着说道:“您是不知道,在咱们本地有个童谣,刚学会说话的孩子都会唱。”
他指的童谣,观察组刚进村就听人提到过:“五人里头四人黄,皮包骨头大肚子,用饭不香力气小,活到中年就身亡。”
老段告诉陈心陶,他已经步入中年,整日活得惴惴不安,兴许是走了大运,这肚子还没鼓起来。“也不知道我还能活几日……”话音刚落,老段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老段的担心是有原因的,比年战乱,民不聊生,三水百姓更是饱受“大肚子病”的折磨。单说三水地区的十一个公社,就有二十多万人患有此病,情况最严重的几个地方,无辜百姓被弄得死的死、病的病,好好的乡村明白天如同闹鬼一般,硬是连个大活人都见不到。

那首关于怪病的童谣由孩童稚嫩的声音唱出来,仿佛成为可怕的催命符,听抱病患提心吊胆,生怕一觉睡去就再也醒不外来。
村民们苦不堪言,一直以为是瘟神作怪,因此哪怕是最困难的年代,他们也要省吃俭用凑上一口像样的吃食看成祭品,祈祷老天能够早日赶走瘟神。
“别畏惧。”陈心陶拍着老段的肩膀说道:“毛主席知道了这里的情况,特意派我们过来,相信我,你们一定会好起来的。”
听到陈心陶如此说,老段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哭得声泪俱下。现在他还不知道,这群人的到来,将会给三水地区带来怎样的厘革。

陋室里的决定

把老段送走后,一行人百感交集,尤其是陈心陶,他没想到,“大肚子病”居然自清朝末期就一直生动在此地,整整折磨了百姓半个多世纪之久。
他原本是研究蠕虫免疫的,取得的结果已经算得上行业大拿,可蠕虫与此病毫无关联,想要得知真相,他必须重新开始。对于一个中年学者来说,放弃熟悉的范畴重新起航,是件险些不大概想象的事情,但想到疫区老百姓痛苦不堪的模样,陈心陶一夜未眠。
新中国刚建立,各地刚开始清剿土匪的运动,工作组成员深入三水一带开展工作,人身安全完全得不到保障不说,就连吃住都异常大抵。
他和助手住在一间八平米的瓦房里,内里堆满了书籍和资料,除此之外就是一张摇摇欲坠的书桌和两张床,两人吃的是窝头配咸菜,偶尔会有点野菜汤。

“陈老师,这是乡亲们送来的鸡蛋。”本地工作人员提着个篮子敲开了瓦房门,陈心陶一看,铺得整整齐齐的茅草上放满了鸡蛋,篮子上还特意盖了块布。
他知道,这一定是老乡们自己家养的鸡下的蛋,舍不得吃故意省下来给他们的。陈心陶眼眶一热,立刻摆手拒绝:“他们有些人还在生病,缺乏营养,这鸡蛋留着给病人吃吧。”
政府人员刚要说话,躲在树后的老乡冲上来说道:“这是咱们几家凑的,你们一定要收下。咱们这里条件欠好,也只能攒点鸡蛋了。”话里话外,生怕陈心陶不收下他们的心意。
陈心陶看了眼老乡,只见他肚子微微鼓起,看样子也是患了“大肚子病”。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瞥见老乡抢过篮子放在门口,拉着政府人员一路小跑脱离了。
“这里的人真是淳朴。”助手走出来感叹道。陈心陶低头看着篮子里的鸡蛋,用刚强的语气说:“小王,看来咱们要在这里长住了。”
“导师,你想好了吗?”助手有些受惊,他知道陈心陶的话意味着什么,自然也清楚他放弃了什么。
陈心陶弯腰提起篮子,说道:“叫上工作组的其他人,开始吧。”

说干就干,他们深入乡村搜集了不少病患的粪便样本,鉴于本地条件大抵,陈心陶带着助手回到城里亲自查验,期待效果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大抵的答案,只不外需要科学验证罢了。
“导师,果然是血吸虫!”陈心陶所料不错,“大肚子病”正是血吸虫导致。据他相识,三水地区已经许多年没有发过大水了,既然没有水患,那这血吸虫是如何来的?
他们在病患的粪便中简直找到不少血吸虫虫卵,根据掌握的医学资料来看,虫卵遇水可以孵化出毛蚴,可这毛蚴却不能单独存活,必须得寄生在宿主身上才行。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血吸虫一旦进入人体,就会依附在人体内肠壁中产卵,有不少血吸虫甚至可以在人体中存活三十到四十年。



“老段体内的血吸虫,应该也存在许多多少年了。”助手想到老段的症状,忍不住转头看向陈心陶。“没错,看样子应该是体内的虫卵较少,否则他活不到现在。”得知村里人患的是“大肚子病”后,陈心陶查阅了不少国外资料,现在已经证实了病因,自然也知道如何治疗。
只是如果找不到宿主,那就意味着治好还会接着感染。想要彻底扭转这一困局,就必须斩断血吸虫与人体的毗连,也就是找到血吸虫在感染村民前的宿主,并彻底消灭它。
齐心协力战小虫

夏日炎炎的午后,陈心陶站在一片低洼地,看着远处重峦叠翠的美景,眼前是泛着微光的水流,忍不住感叹道:“如果不是有了血吸虫,这里以后一定会成为鱼米之乡。”
他所在的位置,名叫大草塘,也是老段工作的地方。
从城里赶返来,陈心陶第一时间找到老段,颠末攀谈得知,老段是个船工,平日里待得最长的地方,就是大草塘。

“你最近不能去水边了。”陈心陶语重心长地说:“患上这个病,是因为肚子里长了虫,咱们现在可以服药或是用其他手段治疗,可治好了再打仗到水,水里的虫进入体内,照旧会再度感染。”
表明病因的过程中,陈心陶只管用老乡能听懂的话术,为了引起乡亲们的重视,他深入各村各寨、田间地头科普血吸虫病。
“光靠咱们的眼睛,很难发现这种虫,而且它很淘气,只要与人体打仗到,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十几秒它就能进入人体,所以你们千万不要碰水。”陈心陶的话让村民们议论纷纷,不少人得知自己肚里长了虫,顿时暴露惊惧之色。
陈心陶接着说:“无需畏惧,目前已经有了治疗方法。只要各人按照我们的话来做,我能包管各人以后将彻底告别‘大肚子病’!”按照他的预想,让村民们在生活中彻底远离水是不大概的。他必须尽快确定那些已经被血吸虫感染的区域才行。

老段恒久出没的大草塘,成为了寻找根源的关键点。
陈心陶带着工作组成员一次又一次深入草塘中,只管他们事先做了一些防护工作,但仍然很有大概被感染上。这并没有让陈心陶等人退缩,他们的付出也换来了回报。
“找到了!就是它!”实验室的特殊器皿里放着一颗谷粒般巨细的物体。它的学名叫钉螺,主要生活在湖泊沼泽和水网里。陈心陶从感染区域多次提取污染水源,终于找到了让村民们患上“大肚子病”的幕后真凶!
如果钉螺不存在,那么血吸虫也会因缺乏宿主而无法存活。这意味着,只要消灭了钉螺,三水地区的百姓就能彻底摆脱血吸虫病的折磨。
陈心陶向导团队,耗费了巨大精神,终于确定血吸虫的中间宿主,并宣布大旺和迳口草塘等地成为了感染源区。

1956年,毛主席招呼用七到十二年的时间消灭此病,三水地区为此专门创建了血吸虫病的防治站。
同一年,二十出头的许国煌刚刚从卫生学校毕业,陈心陶的台甫在这群毛头小伙中可谓是如雷贯耳,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为了靠近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更为了响应主席的招呼,他来到了三水地区。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将会在疫情最严重的地区遭遇什么。

突破!灭虫!

和想象中不一样,许国煌第一次见到陈心陶时,以为他非常蔼然可亲。可刚打仗半天的时间,他又立马改变了念头。
“你们都还很年轻,这项工作很困难也很危险,我希望你们秉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去完成这项光荣的使命。”在先容完现阶段观察效果后,陈心陶严肃地说道。这段话,让许国煌印象深刻。
几天后,他跟着陈心陶奔赴赤岗乡,这里也是钉螺遍布的重灾区。

灭虫,说起来简单,实则危险重重。水里满是血吸虫不说,落伍的防护步伐更是给了幼虫可乘之机。许国煌刚到的一年里,就因为感染四度进医院治疗,但他没有畏惧,病才刚好又匆匆忙赶回疫区。
去的地方多了,见到的血吸虫病患也越来越多,有些严重者还会出现吐血不止的情况,生命一度告急。为了抢救病人,他和战友献血的次数数都数不外来。
那一天,他正跟着陈心陶在一个叫做禾生坑的地方灭虫,听到卫生院来了一个危重病人急需献血后,两人急遽赶了已往。见瘦弱的陈心陶掀起手袖就要献血,许国煌立刻拦了下来。
“老师,我身强力壮,让我来吧。”和陈心陶相处的这段日子里,许国煌以为,这是他见过最没有架子也最能刻苦、甘于奉献的传授,为了灭虫他已经累得神色疲惫,怎么还能让他再献血?

“多弯腰,查密度……”这是陈心陶在灭虫时对所有工作人员最常说的一句话。根据前期研究发现,春秋两季是灭虫的最好时机,那时候,许国煌等人只能弯下腰用镊子一颗颗夹起钉螺,长时间保持一个状态,让他落下了病根。
只是,不管各人付出再多,其时的北江流域照旧疫病横行,着实令陈心陶有些着急,他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次次实地观察。
功夫不负有心人,多日奔走他终于发现了突破点。一个叫做芦苞洲的地方,村民们相安无事,很少有人患有血吸虫病。
“怪事情,与其相邻的地方都有大量病患,怎么它这里反而没什么人生病?”经研究,陈心陶得出答案,拓荒种植较好的区域,不具备钉螺生长条件,在北江水打击下的一些地方,也没有钉螺的踪迹,也意味着,只有江水主河流以西的地方,钉螺才会大量繁殖。

以后数十年间,陈心陶终于摸清了整个广东省钉螺的生态和病情的规律情况。颠末连续不断的研究,他制定出一套从控制到消灭血吸虫病的综合治理步伐。
1975年,心系百姓的陈心陶掉臂高龄再度来到三水,于第二年积劳成疾与世长辞。三水人为他竖立了一块吊唁碑,用来表达对陈心陶的思念之情,以及吊唁他卓越的功勋。
颠末长年累月的斗争,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疫区有了显著厘革。1985年,广东政府对外宣布全省范围彻底消灭血吸虫病,这场历时数十年的灭虫大战终于圆满落下帷幕。

跋文

“千村薛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这是毛主席在1958年大笔一挥写下的《送瘟神》,内里的瘟君,说的就是血吸虫。
如今几十年已往了,人们鲜少知道我们还与血吸虫有过这样一段往事,以为它已经彻底消失在生活中。事实上,它从未拜别。
比年来,血吸虫病在湖南、江西、湖北、安徽、江苏以及四川、云南两省的部分山区隐隐有上升趋势。只是相比之前整个乡村因此扑灭的凄惨履历,祖国越来越成熟的防治技能和投入的大量资金,让噩梦永远停留在了已往。

与疾病的斗争注定是一连而恒久的,因为有了陈心陶这样无私奉献的导师,让我们有来由相信,无论是血吸虫病,照旧其他未知的病毒,只要团结一致,我们终将会得到胜利。


参考资料:
佛山日报:铭记汗青!三代人打赢三水消灭血吸虫病大战
佛山日报:寻找陈心陶 一片初心照南山
北京青年报:长江流域 再现血吸虫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n | 2022-10-6 09: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伟大的科学家陈心陶!
提供各种插件教程资源就来stray仓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苦恼冉 | 2022-10-6 09: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湖南洞庭湖这里好多人都得有血吸虫病,我老爸他们那一代人基本都有,每年要吃打虫药,因为今年吃药把虫打死了,明年又会感染,吃药打虫然后又感染,就这样子循环,我老爸现在八十二岁了,身体还比较硬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楚一帆 | 2022-10-6 09: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老爸小时候也得过这个病,爷爷把他丢在一个小屋子里等死。奶奶找了邻居不知道是啥偏方治好了老爸,老爸现在76了,身体好的很[可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形腿望舞 | 2022-10-6 09: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就在大旺,爸爸就是赤脚医生,参与了消灭血吸虫。以前家里还有很多纪念的徽章,里面有一只钉螺的样本。感谢陈心陶等一众科技工作者的努力,才有了现在的一片平安沃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永远爱你冰塘 | 2022-10-6 09: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90年代初,我家邻居20岁左右也是得了大肚子病,是一位以上山挖药为生的老者挖药给他治好了,他现在身体健康已娶妻生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唰唰冷呵映 | 2022-10-6 09: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年代的时候,村里还会组织灭钉螺,不过那时候钉螺差不多已经灭绝了,村干部把涂了颜色的钉螺壳藏到河道边,让村民们去找,谁找到了会奖励牙膏牙刷毛巾等等的日常生活用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当当当当裤裆坦 | 2022-10-6 09: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中国的振兴就是靠象陈老这种脊梁撑起一片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心如烟卸 | 2022-10-6 09: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消灭血吸虫病,是新中国的伟大功绩之一。不忘过去,牢记历史,坚守使命,心系百姓,坚持党的领导,依靠人民群众群策群力,中国人就能战胜一切疾病和困难。向陈心陶教授致敬!他不畏艰险和困难,深入疫区,查找传染源,最终阻断并消灭血吸虫病的传染途径,为人民立下巨大功劳。人民不应忘记你们,祖国不会忘记你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楚一帆 | 2022-10-6 09: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血吸虫病主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广东很少这个病。第一次听说广东三水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