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彩的墓被称“独虎挂印”,入土十年被掘墓,守墓人4天后去世

[复制链接]
查看225 | 回复20 | 2022-10-10 09: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8年冬,四川省大邑县安仁公社金井村一个名叫"三埂四梁"的地方,发生了一起怪事:一群扛年轻人挖开了位于这里的一座大坟,将棺中的死者拖出来扔到河滨的一块空隙上,棺材则被浇上火油,放上一把火烧成了灰烬,之后扬长而去。
这群年轻人挖坟时,遭到了住在附近的守墓老人拼命阻拦。但一个老头怎么大概拦得住一群年轻人呢?
见无法阻止,守墓老人气急攻心,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两天后,人们在大坟的旁边发现了老人的尸体。村里弄了口薄棺,将老头草草收敛,葬在了大坟的旁边。

一、

这座大坟的主人名叫刘文彩,是解放前四川最有名的大田主。
和所有大田主一样,刘文彩的发迹,也是靠枪杆子起家的。
1922年,刘文彩的眷属在四川军阀混战中脱颖而出,走上了四川军事政治舞台。
仗恃眷属势力,刘文彩先后继续过"船捐局局长”、“统捐局局长”和“川江航运管理局局长”等肥缺,开始放肆敲诈打单,横征暴傲,搜括了无数钱财,被老百姓称为“刘五天子”。
靠着捞来的钱和手上的枪,刘文彩在故乡放肆吞并土地,霸占老百姓的产业。没用几年,他名下的土地就到达了一万二千多亩,实现了他“四方土地都姓刘”的愿望。成千上万的农民被他弄得倾家蔼产、妻离子散。

刘文彩还在成都、重庆等地,开设了多处钱庄,搜刮劳动人民的血汗。他的万贯产业,就是在剥削劳动人民产业的根本上积累起来的。
刘文彩抢夺农民土地的办法非常毒辣凶狠,先后发明了“吃心田”、“买野田”、“买飞田”等等手段。
“吃心田”就是对不愿卖给他田的农民,先买下他周围的田地,然后用断水等手段让这块田无法耕种,逼得农民只能低价将田地出售给刘文彩;
“买野田”就是通过勾结官府,用伪造契约的方法强占农民的田地;“买飞田”就是连假文书都懒得制作,直接强抢农民的土地。

失去土地的农民为了生存下去,只得向刘文彩租种土地。刘文彩又乘机向农民放高利贷,农民向他借粮乞贷,先要扣回全部利钱,名叫“砍头利”。
更阴险的是,刘文彩白天把钱借出去,晚上又叫手下的狗腿子冒充土匪去抢返来。
1948年农民胡春明家向刘家借了伪币二十万元(其时市值能买到一石米),不到半年便连本带利翻了四十多倍,胡春明的全部产业折算完了还欠十多石米。

见胡春明无法归还,刘文彩便将胡春明关进了地牢,胡春明家中老母和四个小孩无人照管,全部都饿死了。直到解放,胡春明才被解放军从刘文彩的地牢里救出来。
刘文彩还在向农民收租的时候,发明了验租、风谷、过斗等多种盘剥农民的手段。
他们家收租的斗子,比正常的斗子要大许多,农民在家称好的一石米,到了刘家往往只有七十斤。农民们悲愤地将刘家的斗比喻成“豺狼的口”,但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为了掩护自己的产业,刘文彩还网罗了川西南十余县的土匪和流氓,建立了一个封建袍哥组织“公益协进社”,豢养了大批狗腿子。

这些土匪流氓胡作非为,无恶不作,只要农民稍有反抗,便会遭到这帮人的捆梆吊打甚至杀害,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农民死在这些人的手中。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恶,刘文彩有时也会装出一付“积品德善”的模样,来收买人心,和缓他和农民的阶段抵牾。
大灾之年,刘文彩有时会拿出一点粮食来“施粥”,但只要喝过他一口粥的老百姓,都得把自己的姓名写在刘家准备好的黄表纸上,让刘文彩在冬至这天对天焚化。

刘文彩相信,这么做可以让老天爷认为他是个行善行善的“好人”,会赏给他长命和福气。
对于被他害死的农民,刘文彩有时也会"施舍"一付用破烂木板钉成的棺材,还附送四个木碗、一束麻和一点粗粮。
刘文彩相信这么做之后(棺材变躯体,木碗变四蹄,麻变尾巴),死去的农民下辈子就会仍旧变牛变马替他干活,而且还不吃他家粮食。

二、

多行不义必自毙。1948年,刘文彩患上了肺结核病,这在其时算是一种绝症,根本没有治好的大概。
刘文彩也自知大限将至,于是找来了一位号称醒目“杨公水法”的风水先生,为自己挑选死后安葬自己的“风水宝地”。
那位风水先生找来找去,在一个土名“三埂四梁”的地方找到了一块地,告诉刘文彩,此地名叫“独虎挂印”,是一块风水宝地,人死后葬在这里不但肉身不腐,还能大利子孙。

刘文彩十分高兴,重赏了风水先生,立即买下了这块“风水宝地”,让人在上面建起了一座用其时很稀有的钢筋混凝土浇铸的大墓。
为了自己死后仍能天天享受祭祀,刘文彩又亲自为自己挑了几个守墓人,并在墓地一侧修了几间平房让这些守墓人居住,方便他们天天给自己烧香烧纸。
对几个守墓人,刘文彩非常大方,不但给了他们每人几亩水田,还给了每人十块大洋,希望他们能在自己死后,经心努力地替自己守墓。

几个守墓人中,一个年龄在五十多岁、名叫刘清山的老夫,被刘文彩指定为守墓人的头头,领导别的几位守墓的老夫一起为他守墓。
1949年10月,刘文彩死于成都。死后,他的家人将他葬在了早就修好的那块“风水宝地”上。刘清山等几位守墓人也开始正式上岗。

三、

刘清山其时五十多岁,是一个贫无立锥的老光棍。刘文彩之所以会选中他,除了此人是自己的本宗之外,也因为刘清山是刘文彩最痛爱的小妻子王玉清的远房表叔,两人有一点亲戚关系。
王玉清是大邑蔡场万延村人,父亲是个卖糖果的小商贩,一家人日子过得也很窘迫。但王玉清却长得很漂亮,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俏姑娘。

王玉清是在刘文彩去安仁镇蔡场乡兴福寺烧香时偶然遇到的。那天,王玉清正和两个小姐妹在一条一米多宽的沟边比赛跳沟。那两个姑娘跳了频频都没跳已往,只有王玉清一下子便跳了已往。
王玉清双脚刚落地,旁边草丛里突然窜出一条蛇,另两个姑娘吓得转身就跑,王玉清不但没跑,反而捡起一块石头将蛇砸了个稀巴烂,一边砸还一边喊:“让你出来吓我,让你出来吓我!”
这一幕被刚好途经的刘文彩看到了,他对手下的仆人说:“这女娃娃胆子真大,长得又悦目,娶来经管家务,保险稳当。”
1936年,52岁的刘文彩使用威逼利诱的手段,将25岁的王玉清娶进了家,成了自己的五姨太。
新婚之夜,看着眼前这位青春漂亮的新娘子,刘文彩亲自撰写了一幅对联挂在洞房的门外:“行乐须实时,奇花异草春长在;赏心多趣事,妙舞清歌夜未央。”横批是“快乐逍遥”。
从这幅对联就可以看出,刘文彩这个土天子把自己当成了当年的唐明皇,把王玉清当成了当年的杨贵妃。

相比于其他四个妻子,生动漂亮的王玉清,最得刘文彩的痛爱。刘文彩为她的房间置办了一套非常时髦的西式家具,又买了不少珍贵摆设,连床上的蚊帐都是名贵的湘绣。
王玉清喜欢吃鸭脚上的蹼,刘文彩便吩咐人杀了三十多只鸭子,为王玉清专门做了一盘红烧鸭蹼;见王玉清的头发比力干涩,又为王玉清买来大量洋参,让她泡水洗头。
为了讨王玉清的欢心,刘文彩还送给王玉清的娘家上百亩土地,又给王家造了一间大屋,对王家的亲戚也是颇为照顾。
王玉清过门好几年一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也令刘文彩非常着急,于是随处托人找药,想让王玉清给自己生个儿子。
有一次,刘文彩的手下人请来了一个江湖医生,说这个医生有个药方,王玉清吃了就能怀上,包管能生儿子。
并说他这个药给母鸡吃了,母鸡下蛋孵出来全是鸡公。刘文彩非常高兴,花了一百块大洋买下了这个药方,还送了几两烟土给那个江湖医生。

没想到王玉清吃了药后,肚子仍然没有反应。刘文彩这才知道上当了,可那个江湖医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虽然王玉清没有给刘文彩生下一儿半女,但刘文彩照旧对王玉清很痛爱。所以在给自己选择守墓人时,王玉清向刘文彩推荐表叔刘青山,刘文彩便一口允许了。
得到刘文彩的十块大洋和几亩地后,刘清山对刘文彩千恩万谢,发誓一定要经心努力为刘文彩守好墓地。因此在四川解放后,为刘文彩守墓的其他人都被政府劝回家后,只有他还固执地守在刘文彩的墓旁。

四、

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废除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充公田主的土地,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耕种。
土地改革摧毁了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土地制度,让农民翻身成了土地的主人。所以那些在解放前尽刘文彩剥削的农民,也在党的向导下,自发地站出来,对刘文彩为首的田主阶级举行了批判。
在批判刘文彩的过程中,一位名叫冷月英的女性,陈诉了她被刘文彩关进刘家水牢的遭遇,点燃了群众心中的怒火。

冷月英家是刘文彩的佃户,那一年因天旱歉收,欠了刘文彩五斗二升租子。她和丈夫由于交不起租子,两人被刘文彩毒打之后,分别关进了刘家阴森森的水牢。
被关进水牢时,冷月英正在坐月子,很快便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无奈之下,她的丈夫只好将家里的房子贱价“卖”给刘文彩,夫妻两人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随着批判的深入,群众的怒火越燃越烈。他们中的一些人做了个决定:要把死掉的刘文彩从坟里刨出来再批斗一次!

接下来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自发组织起来的群众,在一个清晨刨开了刘文彩的坟墓,将这个大田主的尸首从棺材里拉了出来,抛弃在荒凉的河滩上。
在刨刘文彩坟墓的时候,围观的群众一个个都纷纷喝彩,只有那个守墓人刘清山在拼命地阻拦。刘文彩的坟被刨后没几天,他便因气急攻心,死在了他守墓的那间房子内里。
其时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阻拦群众的运动,至今无人知晓,也许是一个永远也无法破解的谜团了。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看到了网上有一些替刘文彩翻案的“严肃的汗青学者”,对刘文彩干过的那些卖毒品、走私军器、剥削农民的坏事熟视无睹,替刘文彩当起了“辩护状师”。

这些“学者”例举了不少刘文彩出资修路办学之类的“功德善举”,以及他与王玉清的“爱情”,称刘文彩是被人抹黑的“善人”,说“我们原来关于刘文彩的许多影象和遐想,都是基于其时某种政治需要而被刻意浮夸和虚构出来的”,实在是令人齿冷。
本日,我们仍然能在刘文彩的“庄园陈列馆”里,看到刘文彩更能看到他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各种工具,看到他对付人民群众的各种令人胆怯的刑具。

无论是刘文彩用来收租的巨细斗、账本,照旧他对付劳动人民的铁链、快枪,又或是那一件件被他害死的人身上的血衣,哪一样不是在控告刘文彩的罪恶?
意大利著名汗青学家罗齐有句名言:“汗青不是史料的堆砌,而是人类争取解放的永不衰败的过程。”
一些汗青虚无主义用收获否认耕耘的存在,用阴影否认阳光的存在,热衷于把或真或假的“史料”贴上“揭秘”的标签来推销,他们难道不知道,脱离了汗青本质的真实,脱离了对绝大多数人正常思维能力的认知,也就失去了起码的逻辑吗?

参考资料:

新华网:《“大恶霸”刘文彩的真实汗青》
人民网:《刘文彩庄园背后的故事》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戏做顿 | 2022-10-10 09: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企业家比刘文彩有过而不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芊芊551 | 2022-10-10 09: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某些企业家比他更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楚一帆 | 2022-10-10 09: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夸张,我是不会完全相信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48 | 2022-10-10 09: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企业家都是靠削剥起家,都是刘文彩一样的人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哈哈SE7 | 2022-10-10 09: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房产开发商,比刘文彩更厉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向往草原403 | 2022-10-10 09: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假难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唰唰冷呵映 | 2022-10-10 09: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是倚仗着他弟弟刘文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计划你大爷计j | 2022-10-10 09: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子,你用事实说话,不要乱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敢想敢做敢拼 | 2022-10-10 09: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文章的大多数评论,甚为舒心,有知识有独立思想的人不少,我族幸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