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年湖北女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捡垃圾12年不敢回家:怕给父母添负担

[复制链接]
查看47 | 回复20 | 2022-11-14 09: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一名衣服破破烂烂、蓬头垢面的女子,提着一个塑料袋,在武汉市洪山区的一处拆迁的楼房下低着头在找什么,仔细一看,她是在捡垃圾。
女子把自己流离在外的“家”,安在这处即将拆迁的住民楼三楼,每次回家,她都需要跨过一道道铁雕栏。
她的塑料袋内装满了各种废纸、易拉罐、塑料瓶,她一直靠着卖废品维持生计。

这时候,一位执勤的民警来到了这片拆迁区域巡视,前一段时间,这片区域已经展开了清查运动,按照原理,所有的住民都应该搬了出去。
以为这名女子有些异常的执勤民警随即走了已往,对这名在楼下捡这垃圾的女子举行了盘问。
“你怎么在这儿捡垃圾?你是附近的住户吗?这里要被拆迁了,不能住了!”巡视民警的语气较为强硬,这名女子明显有些被吓坏了。
“我,我住在上面,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没有犯法,只是在这里捡一些东西。”女子支支吾吾地答复了民警的提问。
“你是哪儿人?可以出示一下身份证吗?这里不能住人了,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看到女子有些告急,民警的语气随即和缓了下来。

女子这时候默不作声,她没有办法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只是默默点了颔首,示意民警自己确实面临着诸多逆境。
然后,民警把这位流离在外的女子带回了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局之后,竟然发现这名女子竟然是一名女大学生,而且离家在外流离了长达12年之久。
才30岁出头的女大学生,竟然已经离家出走了12年,她的家人都以为她已经身亡。
在生命最好的年华里,这名女子遭遇了什么,导致不想回家?
内向女孩

这名女子叫做小娟,发现她的民警叫做徐亚堂。
徐亚堂其时正在社区内推进“一标三实”根本信息收罗工作,突然之间竟然发现,在拆迁楼下,竟然有一位女子在此徘徊。

拆迁的楼下已经堆满了许多修建垃圾,附近的住民更是早早就移居到了安置房。
追念起其时发现小娟的场景,徐亚堂称:“我就以为她非常可疑,一个大活人没事儿不会到这里闲逛的。”
在徐亚堂几句简朴的询问之后,他发现这名女子的精神状态还算精良,能够做出回应。
只是小娟在答复的时候,一直都低着头,不敢直视徐亚堂,丝毫没有底气,支支吾吾的。
“我是最近才过来的捡垃圾的,这里我也很熟悉,”小娟还说,“我十多年前就在这里生活过,从附近的一所大学毕业。”
徐亚堂在知道小娟的逆境后,就将她带回了公安局,还给她端来一杯水,拿来了一些食物。

小娟看到徐亚堂没有什么恶意,心情才逐步和缓下来,开始和徐亚堂谈起了自己十多年来的发生的事情。
小娟说自己出生在湖北十堰的一个农村里,其时是乡村里唯一的一位大学生。
她另有一个姐姐,父母都是平凡天职的农民,毫无社会配景。
靠这种地为生的父母,也没有多少的家底,小娟平时生活也非常节俭。
为了供养自家女儿上大学,小娟的父母在农闲的时候还会打一些零工,资助贴补。
小娟从小就是一名乖乖女,非常听父母的话,学习结果也在班上前几名。

不愿意让自己女儿一辈子庸庸碌碌,虽然家景贫寒,但是父母照旧竭尽所能地满足了小娟学习上的所有要求。
小娟也不负众望,乐成考上的武汉的一所大学,成为了村内里第一位大学生。
进入大学之后,为了不让父母过于辛苦,小娟也会在没课的时候去做一些兼职。
发传单、当家教、端盘子这些事情她都做过,原本小娟也以为,她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找到一份满足的工作,改变整个家庭的命运。
虽然在父母眼中,小娟一直是个好孩子,以为自己非常相识女儿的脾性,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小娟从小就因为家景的问题,有一些自卑。
瞥见自己的同学穿着鲜亮的衣服和鞋子,懂事的小娟知道自己不能拥有,就徐徐以为自己低人一等,配不上这些东西。

所以小娟也就逐步变得缄默沉静寡言,有些不太合群,不敢与自己的同学互换。
小娟担心她的同学们会讽刺她只能穿着一些旧衣服,用着别人剩下的东西,精神也极其敏感,不敢直视同学们的目光。
这样的情况一直都在一连着,但是小娟的父母仅仅只看到了女儿学习结果好,完全忽视了积蓄在女儿体内的负面情绪,没有实时的疏导。
加上父母还一直给小娟施加压力,虽然父母没有直接要求小娟一定要出人头地,但是他们期盼的眼光另有时不时就提起家中的条件,都要小娟背负着严重的心理负担。

流离之旅

2007年6月,小娟大学毕业,她也像莘莘学子一样,满怀豪情地计划在武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毕业之后的小娟并没有直接步入社会,而是选择暂时回家,处置惩罚完家中的杂事之后,才来到武汉。
2007年的大学生数量还比力稀少,所以小娟起初也很有把握找到一份令她满足的工作。
虽然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快要四年的时间,但是当小娟再次回到武汉时,她已经有些不太适应了,没有任何人能够资助到她。
工作的事情也一直延误着,并没有哪家公司向小娟伸出了橄榄枝。
频频口试未果之后,压力很大的小娟,开始自怨自艾起来,她以为自己根本什么都不会。

另一方面父母又会时不时打来电话,询问着小娟工作找得怎么样。
为了让父母安心,同时也不让他们失望,小娟就谎称自己一切顺利,在思考着入职哪家公司了,电话挂断之后,小娟的心情就更加焦虑了。
随着在武汉找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非常心急的小娟却迟迟没能比及一个好效果。
她身上带的生活费已经已经快要花完了,这时候她还不小心把身份证弄丢了。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小娟,知道家中的情况,不想开口向家中要钱,那样就是给自己家里的父母增加负担、添贫苦。
她也不想就这样归去赖在家中,所以小娟就计划一个人独自生活。

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泉源,小娟转身来到了武汉的几个小镇,小镇里没有人认识他,她开始了自己的流离生活。
小娟的家里人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心中的想法,频频电话打不通之后,父母开始担心小娟的安危,知道她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自从开始流离之后,小娟就一直靠着捡垃圾,卖废品,委曲维持生活。
这一“离家出走”就是十二年的光阴,小娟在武汉四处流离的过程中,在2019年7月左右,辗转回到了自己的母校附近。
小娟并不在意她走到了哪里,直到看到了自己生活了四年的大学校园,她尘封的影象才逐步被唤醒。
以为在大学校园附近很有亲切感的小娟,计划在附近找一个可以居住的地方。

这时候,在母校附近的一个拆迁区域,无疑就成了一个最佳的选择。
那里没有人居住,又可以遮风挡雨,小娟又熟悉附近的情况。
12年寻女

而与此同时,在十堰故乡一直没有小娟消息的父母,选择掉臂一些代价都要找到自己失去接洽的女儿。
他们现实来到了武汉,在每一个大街小巷仔细地搜寻着女儿的下落。
在武汉搜寻未果之后,父母又以为女儿大概是去了更大的都会谋求更好的发展。
所以他们又来到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一线都会,一直没有工作的父母,为了搜寻他们的女儿,不得稳定卖了自己的房子。
决意消失的小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小娟的父母以为,仅凭他们的气力要找到小娟,就如同大海捞针。

人海茫茫,小娟的父母随后又想到报警,想要借助的民警的气力,看看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人口失踪大概是杀人命案。
这些运动统统没有得到回应,卖房子的钱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被消耗一空。
在寻找女儿的过程中,父母渴了就到公共卫生间里,用着杯子去接一下凉水喝,饿了就一顿一个馒头裹腹,天天的生活资本还不到几块钱。
到了晚上,他们也不会选择住旅店,就找一些公园,睡在公园的长椅上。
大概是睡在一些地下通道,再不济就只能睡在大街上了。

花光了所有的钱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办法的父母只好选择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十堰。
小娟的姐姐在小娟消失的十二年时间内,也结了婚,这给了小娟的父母为数不多的快乐。
回到十堰之后,小娟的父母就和自己的大女儿一起居住。
在这十二年的时间内,小娟的父母时时刻刻都在忍受着思念女儿的煎熬,他们都一度以为大概小娟已经脱离了人世。
父母瞥见小娟的照片,他们都无法相信,自己女儿在2007年11月离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音信,4000多个日子,父母险些都快把眼泪流干了。

到了晚上,小娟的父母也没有办法入睡,即便睡着也睡不安稳,时常会梦到自己的女儿在外面受苦,在噩梦当中惊醒。
每次逢年过节,父母都非常羡慕那些和小娟一样,在外打拼的孩子能够回抵家中和父母团聚,瞥见这些场景,小娟的父母都很不是滋味儿。
二老也不相信,如果女儿还在人世的话,她会如此狠心,十多年已往了都不回家一趟。
所以逐步没了期待的父母和小娟的姐姐,他们不再寻找着小娟,都以为小娟大概是出了意外,否则她一定会放不下家中的父母。
然而就在这家人都放弃的时候,洪山分局南湖派出所的民警却偶然发现了在捡垃圾的小娟。
一家团聚

小娟被徐亚堂带回了派出所之后,逐步将自己的身份和这些年的履历尽情宣露。

小娟说自己是一名来自十堰的大学毕业生,已经流离了十多年。徐亚堂听到小娟这样说,内心便涌出了一个强烈的想法,一定要让她回家。
根据小娟提供的信息,徐亚堂在警务综合平台上输入了相关的信息举行查询。
在几经周折之后,徐亚堂才看到了小娟家人十几年前的报案记载,其中就有着小娟姐姐的电话。
电话拨通之后,接到电话的是小娟的姐夫,姐夫最初的反应照旧一脸不可置信,以为不会是骗子吧。
“小娟现在就在南湖派出所,这件事情是真的,你们不消猜疑,走失了十二年的小娟这次可以回家了。”
徐亚堂十分肯定地答复了小娟姐夫的疑惑。

随后小娟的父亲不敢相信地接过了警员的电话:“我们找了女儿十二年,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小娟随后和父亲通了电话,电话双方的人都小声地啜泣着。
打完电话之后,小娟的父母决定马上出发,从十堰赶到武汉,和自己的女儿团聚。
在2019年7月22日当年的薄暮,心急火燎的小娟父母另有姐姐姐夫就来到了南湖派出所。
十多年的时间弹指一瞬,原来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也已经30多岁了。
抱头痛苦的一家人,没有太过纠结与已往,他们只想活在当下,活在一家人久别重逢的喜悦之中。
小娟也在“离家出走”十二年之后,被父母接回了十堰的家中。

知道女儿现在的精神状态非常脆弱,父母也很愧疚,以为当年他们不应该对女儿施加过多的压力。
其实父母早早就知道他们的女儿有些内向,不爱说话,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会如此想不开,为了不拖累他们,选择了一个人流离。
小娟在被接回家之后,在父母的照料下,身体情况也在逐步规复。
最后,希望小娟能够早日适应现在的社会,小娟一家能够幸福安康地生活下去。
-完-
编辑 | 阿琰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Stray仓库欢迎你交流QQ群:1062035764(已满)二群:3873409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爱霍启刚掖 | 2022-11-14 09: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问题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幸福341 | 2022-11-14 09: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给人好的结局,就不要让人有幻想。大学扩招,等同于降低了上大学的要求。现在的孩子上了大学,就认为自己成为了人才,底层的工作不屑一顾,高层的工作又找不到。所以对普通家庭孩子的心理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麻辣鸡翅 | 2022-11-14 09: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农村的父母还犯一个通病,以为孩子毕业了,就不用管了。殊不知,外边就业有多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啤酒瓶空了缓 | 2022-11-14 09: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以捡垃圾为生,也是够悲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麻辣鸡翅 | 2022-11-14 09: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性格内向的,确实和人沟通困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心如烟卸 | 2022-11-14 09: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毕业之后的小娟并没有直接步入社会,而是选择暂时回家,处理完家中的杂事之后,才来到武汉。。。。。。根据这段文字分析,小娟与家人应该发生了严重的矛盾,导致暂时性心智失常了。一个毕业生,找工作早就开始了。家里还有什么杂事等着她回去处理?后来父母卖房子找她,可能就是愧疚吧!何况农村房子根本不值钱,也帮不上什么忙。类似的事,头条都看过多起了。可惜了青春年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阿豆学长长ov | 2022-11-14 09: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毕业了,连个放羊的职业都找不着。如此看来,放羊比上大学有前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868 | 2022-11-14 09:2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性格不内向,07年我怎么也找不到工作呢??我找了近两年的工作,没有一家公司要我,哪怕应聘个保安都不要,那种绝望的感觉。。。算了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62710480 | 2022-11-14 09: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毕业,不管怎样找个文员也是可以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stray仓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